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再敬畏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再敬畏

  “你一問三不知啊!”賈詡瞬間狂躁,原本笑盈盈,小心翼翼,滿心希望的表情全部化作了憤怒,“我問一個富貴你都不告訴我,你連游方算卦的道士都不如啊!”

  紫虛被賈詡抓著衣領拽起來,一陣狂甩,不由自主的不敢對視賈詡的雙眼,卻不想正因為如此沒有看到賈詡眼中那么一抹狂喜。

  連賈文和這種喜怒不形于色的妖人都能眼露狂喜之色,由此可見之前紫虛暴露出來的情報是多么的重要。

  “你,知道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賈詡拽著紫虛的衣領搖來搖去,看那架勢就像是要將紫虛搖散架一樣。

  【不能告訴我是第幾,也就是說是大封群臣了,按照我之前問問題的方式,還有主公的終極理想,陳子川死倔心性,看來在我這一代最少是成功了初步。】

  賈詡已經徹底收斂自己的興奮,他已經知道了自己最想知道的東西了,剩下的就是玩賴皮再騙兩個簡單的情報,而他已經選好了問題。

  “放我下來,放我下來。”紫虛被搖的有些發暈。

  “放你妹啊,一問三不知,我在子揚那里打了保票,你讓我丟人,我弄死你!”賈詡拽著紫虛不放手,龐大的精神量毫無顧忌的將紫虛和他自己整個人包住,他有自信就算紫虛是“仙人”,也能拼著自己死掉將紫虛整成瘋子,尤其是在這種距離。

  “冷靜,冷靜,冷靜!”被賈詡那異常的精神量包住之后,紫虛再也無法保持淡定了,他最痛恨頂級謀臣了,這種距離賈詡發狂,將自己精神力全部注入他的識海,就算他不瘋,也會被賈詡的思想,記憶。精神,意志沖擊的人格分裂。

  “冷靜你妹啊!告訴不告訴,不告訴我咱們兩個一拍兩散,我調動了一堆人什么都沒得到,我能忍!”賈詡對著紫虛咆哮道。

  這個距離紫虛也不敢有任何的過激動作,生怕賈詡被自己一個不小心撩撥了,然后一拍兩散。大家一起倒霉,這距離你就是南華來了也躲不開!

  “不能說啊!”紫虛剛這么一開口。他就感覺到自己四周的精神波動詭異的暴走了起來。

  “我說!”紫虛極其識時務的吼道,然后做出一副淚流滿面的表情對著賈詡說道,“文和,我實在不能說,咱們打個商量,你問兩個簡單的回去能交代,放過我吧。”

  眼見賈詡面露思考的神情,而且四周的精神力也不再像之前那么詭異的躁動起來,紫虛長舒了一口氣。

  隨后又擔心賈詡繼續像之前那樣脅迫自己。“不過你別這樣了,這樣你也問不出來我不能回答的問題,你再逼我,大不了你我一拍兩散,拼著受你一擊,未必會死,說了肯定死了!怎么樣!”

  “算你狠!”賈詡猶豫再三之后說道。

  眼見紫虛軟硬兼施賈詡就知道火候到了。但是依舊嘴硬道,“不過我怎么確定你是不是在騙我,而且你以后找我麻煩怎么辦?聽說你們這群人詛咒很厲害的。”

  “我知道的我絕對說,而且我發誓以后不找你麻煩,至于詛咒,你們這等人根本不需要擔心。萬民所鐘的君王還有臣子沒有‘仙人’敢真的出手的,因果太大。”紫虛郁悶的說道,“不過只有兩次機會,你要還問那些我不能說的,我依舊不會告訴你,而且算次數。”

  “好,我們擊掌為誓!”賈詡舉起手來。

  “好!”紫虛也怕賈詡再像之前那么亂來。忙不迭聲的同意道,有這么一個誓約,要是賈詡反悔了,回頭紫虛就有膽量弄死他。

  “告訴我,我主劉玄德麾下所有人的精神天賦,還有所有人精神天賦的弊端,如何規避這些弊端,以及與精神天賦相類似的能力。”賈詡裝作思考了一會兒詢問道。

  賈詡一個問題套了四個,不過這個時候紫虛也懶得計較了,這件事因果不大,加之紫虛借了劉玄德的運勢逃過一劫,心下就當還愿了,紫虛直接將現在劉備麾下所有人的精神天賦詳細說了一遍。

  “告訴我荀攸或者程昱的精神天賦。”賈詡對于劉備手下一干人等的精神天賦也多有了解,自然知道紫虛沒有作假,不過對于諸葛亮的能力則明顯吃驚了一下,但是面色卻沒有多少波動的繼續詢問。

  “這個……”紫虛聽后盯著賈詡看了好久,最后心一橫直接將程昱的精神天賦說了出來,些許因果和他現在的麻煩比起來,還是受了這因果好,他現在最怕賈詡繼續糾纏下去了,之前說的輕松,真拼命紫虛也不甘心。

  【成了,程仲德的天賦是這樣的話,荀公達的天賦必然是就是讓我們輕視,無視他了,看來以后需要提防一二了。】賈詡在確定了兩人的精神天賦之后,也算是徹底放心了,至于紫虛是否說的是假的,賈詡還是有自己的把握的。

  “多謝仲有了,早這么說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你說是吧。”賈詡面上浮現一抹笑意說道,“想必仲有現在也很煩我了,我也不再打攪你休息了。”

  紫虛面皮微微抽動了兩下,最后還是放棄和賈詡聊天的想法,之前賈詡無恥的舉動,紫虛不想再感受一次了,于是擺了擺手示意賈詡別再來了,他很煩。

  賈詡眼見紫虛不爽的神情并沒有多少的敬畏,知道了“仙人”的底,沒有了以前那種未知的恐懼,賈詡對于調侃這些所謂的“仙人”完全沒有壓力的。

  對著紫虛隨意的作了揖,賈詡便扭身離開,紫虛對他欠奉,他對紫虛也沒多少好感,萬一被對方拉低了智商就不好了,就這“仙人”的智商,賈詡已經完全不在乎了,八成是修煉修傻了。

  【紫筱的事情就這樣過去吧,我已經得到了幾乎我想得到的情報,只是沒有獲得關于這個團體的信息,不過就現在的表現來看我們并不需要忌諱對方。】賈詡神色淡然的分析著從紫虛那里套來的情報。

  【從紫筱現在形勢看來他們內部也存在爭斗,那紫筱這里分析來的信息看來需要打一個折扣了,他告知于我的一些東西就需要剔除了,尤其是關于安危方面的。】賈詡慎重的想到,該說賈文和這個家伙極其擅長自保嗎,別的還沒分析就先得出該小心還是需要小心的結論。(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 求推薦,求票票~

  最快更新 www.iuaspm.live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