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我們還是太弱了……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我們還是太弱了……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蔡琰很清楚自己已經不可能回到曾經那個純凈無暇的時代了,智慧是煩惱的根源,同樣智慧也是解決一切煩惱的手段,蔡琰早已不是當初那個非黑即白的才女了,她已經真正的理解了世界。

  不過歉疚依舊還是歉疚啊,可李優真的不能和唐姬見面。

  “唐姬啊……”陳曦望天,這個名字他在許劭的榜文上聽到過,少帝的正妃,名字恰恰就在陳蕓的前面。

  “就是她了,我和她有舊,子川若是有閑暇就去幫我看看她,而以子川的能力,想要完成此事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蔡琰嘆了口氣說道,女子之身畢竟多有不便。

  就算是蔡琰,王異這等才華,先期也需要庇護在別人的羽翼之下。

  “這個很簡單,我打個招呼就好了。”陳曦點了點頭說道,陳曦也明白了蔡琰為什么親自寫信邀其前來了。

  “那就多謝了。”蔡琰欠身非常鄭重的施了一禮,一切想說的,不能說的話,都在這一禮當中了。

  “對了,我徒弟就交給你了,有時間多教教了,憲英很聰明的。”陳曦朝著辛憲英招了招手,說實在的知識這種東西換個人也能給辛憲英教,但是有些東西陳曦教不了。

  “嗯。”蔡琰輕聲應答了一下,然后對著辛憲英招了招手。

  看著乖巧的站在蔡琰身邊的辛憲英,陳曦相當滿意,他最擔心的就是由自己來教,會將辛憲英教成瘋丫頭。

  “好好學,我回來會考你的,到時候答得不錯,我會給你獎勵的。”陳曦笑著說道,“那么……我也就不打擾了,先走了。”

  蔡琰將陳曦送出琴房。然后就讓侍女將陳曦送出了蔡家,至于失禮,蔡琰要真只穿著綢衣將陳曦送出門,那才是失禮。

  陳曦走了之后。蔡琰才扭頭看著身后正在捏羊發臉蛋的妹妹,“貞姬,別搗亂了,還好今天乍暖還寒,我沒穿紗衣。否則我肯定收拾你,憲英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蔡貞姬斜視了一眼自己的姐姐,“要是當初衛仲道沒死的話,你孩子也和憲英一樣大了。”

  瞬間蔡琰尷尬了,良久之后才回過神,嘆了口氣說道,“可惜他去世了,而我不再是那個無知的少女了。”

  “所以讓你趕緊找人嫁了啊。”蔡貞姬再次勸說。

  蔡琰斜視了一眼自己的妹妹,“這話你已經說了很多次了。而我也回答了很多次了,所以你也不要再動心思了。”

  “話說,姐姐,要是今天你穿的是紗衣的話,還會繼續彈琴嗎?”蔡貞姬眼見自己的姐姐要跑,趕緊追問道。

  “陳子川懂得非禮勿視。”蔡琰思考了一會兒之后說道。

  蔡貞姬撇了撇嘴,她就不信陳曦見到蔡琰慌亂的表情還記的非禮勿視,不過……

  蔡貞姬突然發現蔡琰回答貌似有些問題,當即朝著已經走入琴房的蔡琰追去,“姐姐。你那回答……”

  陳曦被侍女送出了家門,這才反應了過來,貌似他還真沒見過蔡琰除了平淡以外的表情,記得貌似有一次抓住過蔡琰在看《**問心經》。結果蔡琰只是抬頭看了一眼陳曦,就繼續神情淡漠的翻書。

  【該不會蔡琰對于自己的定位就不是少女吧。】陳曦望天有些奇怪的想到。

  “咦,那是……”陳曦望天思考的時候恰好看到一只雄鷹從天空滑過,落向城西的某處。

  “紅鷹啊,看來是原本不參與送情報的觀察者送來的消息,北方已經到了這種程度了嗎?”陳曦神色略微有一些驚奇。說實在這些年埋下的不參與情報傳送的觀察者,強行傳遞消息的次數不超過雙手之數。

  如果說是陳曦當時的要求讓劉備一方的間諜非常難抓,那么間諜配備的觀察者基本不存在被抓的可能,當然萬事都有意外,就算是天衣無縫,偶爾也出些意外。

  不過總體而言每一次觀察者親自送出的情報,都是非常重要的情報,同樣也就意味著,這一名觀察者在這一地區的生活該結束了。

  陳曦還沒回到家中,賈詡已經縱馬從城西奔赴了過來。

  “出大事了嗎?”陳曦看著在自己面前五步勒馬的賈詡問道。

  “戰機已經到了。”賈詡對著陳曦說道。

  “鮮卑擊潰了袁譚北方的防衛?不可能啊,就算袁譚在北方只留了幾千兵馬,也不是鮮卑一時半會兒能徹底拿下的。”陳曦一挑眉。

  “審配抽走了整個北方的兵馬,縱鮮卑入幽州,鮮卑已經進入長城,長驅直入,已經過了軍都山。”賈詡對著陳曦低喝道。

  陳曦一怔,審配真的夠狠啊,軍都山便是居庸,而著名的居庸關就在那里,外族過不了那里就是一場小打小鬧,過了那里便是一馬平川,簡單來說就是水銀瀉地,你撿都撿不回來了。

  “這是說審配可能和鮮卑聯手了?與虎謀皮?”陳曦低頭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他突然發現漢末的這些名臣在逼急了之后,沒有底線起來真的非常可怕。

  “與虎謀皮?”賈詡嗤笑著說道,“到底誰是虎還是兩說,現在袁譚最多是騰不出手來,等騰出來,鮮卑絕對是有去無回。”

  “還是我們太弱了,否則也不需要這樣,雖說早有估計,但等真的出現了這種情況,還真是讓我有些難以接受。”陳曦沉默了一陣之后說道,“可能我還是太懈怠了,否則不至于如此。”

  “看到你這個神情,我就想起初見玄德公時的情況。”賈詡笑著說道,“都是主公的錯,如果不是主公不夠強,天下也不至于如此,現在想想也確實很有道理。”

  “是啊,我們不夠強啊,否則完全不需要使用這些手段,北方的事情交給你了,就算審配放鮮卑入關,有借鮮卑之力的意思在里面,也絕然不會放任鮮卑,雙方遲早會有沖突。”陳曦盡量平靜的說道。

  不過不管怎么掩飾,也藏匿不了陳曦眼底的失落,就算有最強的諸侯在所有人上面壓著,就算一直都有輿論的導向,道德的引導,也總歸是無法改變某些上層的固有思維——底層百姓不算人!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沖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ps:  以下的不算錢……

  唐姬是少帝的正妃,是入了史書皇后紀的正妃,也即是當時的人是承認他皇后身份的,畢竟少帝劉辯就她一個正妃,所以算是準皇后,只不過少帝剛登基沒多久就被鴆殺了,所以沒來及的冊封皇后。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董卓開始昏庸是從見了唐妃開始的,李傕從吊打雍涼變成各種作死也是從鬧著強娶唐姬開始的,最重要的是第一任劉辯死后,所有打唐妃注意的人都為此付出了生命,而唐妃還平安的在洛陽亂時期回到了潁川,由此可見唐妃的可怕,少帝劉辯死前唯一的遺言就是讓唐妃不要改嫁,當時唐妃已經有了劉辯的子嗣,順帶唐姬比劉辯大一些,加之唐妃離宮時是身懷六甲,估計離宮的時候也就是十六歲或者十七歲。

  最快更新 www.iuaspm.live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