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兩千九百九十章 開始下手

第兩千九百九十章 開始下手

  畢竟三萬五萬的戰爭看不出來大軍團統帥和普通將帥的區別,但是換成十萬以上的戰爭,一個大軍團統帥發揮出來的價值,會遠遠超過普通的將帥,在那種規模的戰場,個人武力的價值,被極大壓縮!

  頂級將帥在那個時候發揮出來的威力,才能真正匹配上自身在歷史上的地位,而非是可以被人簡簡單單代替。

  而有三四個這種級別的統帥,也就意味著漢室可以同時在數個方向開戰,并且不落下風,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當然,最多也就是三四個這種級別的統帥了,再多的話,恐怕就算是有,也沒有辦法在戰場上證明自己了,漢室就算是兵多將廣,但大軍團統帥這種起手十余萬大軍的情況,真心養不了數個。

  因而難免會出現,就算是有資質,也必須要等前人倒下,空出一個位子才能接手,否則的話,十有八九只能被壓制在光環之下,這種級數所要占據的資源,根本就是一個蘿卜一個坑。

  故而,陳曦清楚的知道,某些人在后三國歷史上也達到了這種層次的將帥,恐怕要被壓一壓的可能性很大,這一點陳曦也沒有太好的辦法,漢室本國的資源上限就在那里,陳曦也不可能憑空創造出來幾個大軍團去安排這些人。

  在這條路上,天資相近的那些人,生的早,比生的巧有用。

  張頜算是徹底理解了陳曦的認知,再無多少擔心,羅馬再強,對于張頜也無法造成那種令人絕望的壓力,而反倒是漢室,如果漢室放棄了袁家,張頜怕也只有赴死這一個選擇了。

  “到時候我會放開手腳和羅馬一戰,竭盡一切努力守住現在我們占據的版圖。”張頜的面上甚至帶上一抹執拗的神色。

  “嗯,到時候記住一點即可,羅馬邊郡公爵的身后有羅馬帝國,你們的身后也有漢帝國,無需委曲求全。”陳曦也沒多提張頜那近乎誓言的話語,依舊平靜的說道。

  做到這一步已經是陳曦的極限了,也許袁家被羅馬覆滅之后,羅馬確實會收手,但這種收手,是羅馬心滿意得之后的收手,是漢室委曲求全的結果,如果是后世某些弱小的時代,可能需要如此。

  可現在是強漢,對外從來不需要妥協。

  張頜安心之后,陳曦也就沒有久留對方,給對方倒了一杯茶之后,就打發張頜離開,之后找了一份地圖翻看了一下,不由得長嘆一口氣,之前說的那么堅決,但看完地圖之后就知道有多糾結了。

  哪怕是陳曦從一早知道這個消息就決定要救助袁家,可若非劉備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要讓羅馬明白漢家不可輕辱,陳曦這邊好歹會考慮一二,因為實在是太遠了。

  “這個距離,實在是讓人絕望。”陳曦嘆了口氣自語道,“算了,說什么都沒用,既然羅馬出招了,我們也就不用再說什么了,打就是了,看看碾碎安息的羅馬,到底有著什么樣的力量?”

  羅馬現在的力量到底有多強陳曦也不敢確定,但是當前尚且還處在羅馬-安息戰場的李傕和郭汜卻無比感受到了那森然的壓力。

  拂沃德偷襲蔥嶺之后,李傕、郭汜二人退回來和對方在蔥嶺之下干了一家,不能說大勝,也不能說是輸了,畢竟駱駝騎被打了這么多次,差不多也摸出了西涼鐵騎的底子。

  加之又是先手攻擊,李傕明顯有些疲于應付,而諸葛亮本身又處于戰略收縮,并不想在沙漠戈壁的邊緣和拂沃德來一場你死我活的戰斗,因而那一戰,拂沃德至少在吹戰績的時候非常好吹。

  當然正因為那吹的有些爆炸的戰績,讓拂沃德成功上了荀祈的肅反名單,不過最近肅反有些不太好執行,陳忠那個密報雖說送過去了,但由于是竺赫來收到的,對方有感形勢不妙,先行將之壓下。

  陳忠原本想要將這件事再捅一下,后來想了想,這貌似是一個將竺赫來拉下馬的好時機,哪怕是到時候不能將竺赫來拉下馬,就以這件事的性質,韋蘇提婆一世到后面知道的時候,對于竺赫來難免有根刺,而這對于他們來說,就算是運氣不好,也最多是浪費點時間。

  到了現在,陳忠等人也不急了,現在要得就是小心謹慎,只要不被抓住馬腳,他們的勝利只是時間的問題。

  若能扳倒竺赫來的話,他們自己就能將這個國家搞的一團糟,因而在這方面,三方尋思了一下,浪費點時間嘗試一二也好。

  實際上在陳忠,荀祈等人不知道的是,竺赫來在收到這份密信的時候也是心中大驚,皇室和勛貴這些建國者的后裔叛國?竺赫來第一反應就是不信,然而陳忠這貨做事滴水不露,來的時候附帶了一堆材料,并且也沒有直說叛國,只是擺出了他自己搜集到的資料。

  竺赫來看到那些資料的時候,可謂是心臟一陣狂跳,他又不是傻子,陳忠都能看出來有些問題的資料,他能看不出來?

  毫無疑問,就算不是叛亂,也肯定存在與國外勾結,顛覆國家的意圖在里面,那一瞬間竺赫來就一個感覺,心累,真的是內憂外患,內外交困,簡直是要完的節奏!

  當然竺赫來看著這些資料,結合之前十余年北貴的動靜,若非這東西是陳忠送來的,恐怕已經猜到了一些東西,比方說哪些人應該是反賊,畢竟相比于陳忠對于貴霜一頭霧水,半懂不懂的情況下,竺赫來可是站在頂點俯覽過這個國家。

  因而在大局上,竺赫來對于貴霜的了解要遠遠超過陳忠,很多漢室人就算是被打死也不大可能想明白的問題,在竺赫來這邊很輕易的就能繞過,然而不幸的是這東西是陳忠派人送過來的。

  就像漢室弄不明白南方婆羅門各種神奇的操作一樣,竺赫來也實在是無法想像舉報人舉報的對象是自己這種情況。

  從陳忠這邊拿到這東西的竺赫來,所能思考的只能是,瑣羅亞斯德教派可能確實是陷入了這個叛亂局勢之中,但絕對不是主動的,而是被動被別人帶進去的,現在新主教阿剎乘肯定沒有參與。

  基于這個做出判斷的竺赫來在一開始就翻船了,以至于現在拿著北貴的名錄看誰都覺得可能有問題,可現在的局勢這么糟糕,竺赫來實在是不敢在北貴那邊再動兩下。

  畢竟現在局勢能勉強穩住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韋蘇提婆一世收回了一部分自己的宣告,然后北方貴族再一次認同自家選擇出來的皇帝,并且愿意將自己的力量再次借給韋蘇提婆一世。

  因而要是現在下手查這件事,怕不是自斷臂膀了!

  基于此,竺赫來只能先將這件事壓下去,哪怕他知道涉及到叛亂這種事情,自己最好什么都不做的將之交給韋蘇提婆一世,然而現在的局勢逼著他不得不為貴霜去負責。

  至于以后韋蘇提婆一世會怎么看他,以及會不會留下一根刺什么的,竺赫來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同樣漢室這邊這三家的間諜行動在這段時間也停止了下來,一方面是他們現在也需要盤點一下當前的收獲,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最近的形勢對于他們來說與其用間諜的方式搞事,還不如用到手的行政權力來干活,也即是說,貴霜戰略物資調查開始了。

  本來荀祈意思是查一下北貴的糧草儲備情況,結果北貴的糧倉全都是在軍營里面,就算是荀祈這群人確實厲害,面對這種情況也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總不可能殺入軍營里面去偷偷放火吧。

  那就不是間諜行動了,那是作死了,而且很有可能將自己暴露出來,因而荀祈這邊看了看北貴那邊的布置,就放棄了對北貴這邊進行戰略物資儲備調查的想法。

  也算是明白了為什么北貴的老百姓都喜歡當兵,這真的是關乎生死啊,糧倉就在軍營,當兵就有糧吃,不當兵,怕是真的吃土,將戰略儲備糧草放在軍營的北貴,別的不說,就這生存力比漢室還強。

  對此,荀祈也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北貴的糧倉肯定燒不了,強燒,肯定是玩完的節奏。

  所以現在也就只能燒一下南方婆羅門的戰略儲備了,什么糧食啊,什么陰干的船木啊,反正能燒的都燒掉算了,畢竟南方婆羅門一直都屬于管理混亂,就算是燒掉了,也不太會暴露自身。

  關于這一點,荀祈已經做好了人員選拔,招納了一群有志向,有理想的優秀人才,嗯,都是肅反名單上的,剛好燒了府庫,然后將這群人弄死,做成一個死無對證的鐵案,解決了戰略儲備的問題,也解決了人員的問題……

  總之最近貴霜的局勢基本上可以說是可喜可賀,南方只要有疏漏的糧倉,船木等儲備倉庫全都上了荀祈的名單。

  最快更新 www.iuaspm.live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