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長生十萬年 > 第三千一百零一章 劍來
  自認識秋婷芳開始,白如雪便能縱橫蠻地,再也不需要擔心被人算計。

  無論多厲害的敵人,秋婷芳都能一劍斬之!就算被秋婷芳更厲害的劍客,秋婷芳也能瞬殺!和秋婷芳接觸多了,白如雪這才知道,原來秋婷芳的殺手锏,乃是她背著的那把重劍。

  這把劍雖其貌不揚,卻削鐵如泥,就算寶劍也能瞬間斬裂!平時的聊天,秋婷芳掛在嘴里最多的,就是她那個年輕的師傅。

  但白如雪還是沒想到,原來秋婷芳的師傅,就是葉秋!“師弟,當初我離開飛雪關,你卻讓婷芳來守護我,你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這一刻,白如雪白衣漂亮,靜靜的站在萬獸殿的窗前,抬頭望向虛空中的投影。

  這一刻,北國、飛雪關、萬獸城、萬獸山!三國四地豪杰,無不同時抬頭,望向同一片天空。

  此時,在狼神殿的大殿門口,葉秋一聲“劍來”之后,虛空瞬間破裂。

  一把黝黑的長劍,出現在狼神殿的虛空中央。

  這劍,雖只是一個劍尖,就將整個狼神殿籠罩!大殿之中,眾神官眼睛一黑,仿佛黑夜再次降臨。

  月光下,這劍不斷出現,在虛空云層撕裂,迸發出滔天黑氣。

  這劍已是百米!但在眾人眼中,它依舊只是個劍尖。

  這劍,仿若通天!這一幕,看的狼神殿的眾神官,都不禁陷入了呆滯。

  “呂將軍,不能讓這劍落下,我們賭不起!”

  一個年老神官,一聲怒吼!“狼神在上,請賜予我力量!”

  砰!呂風單膝跪地:“呂風愿獻祭自己,激活戰神長戟!”

  嘩!聲音落下,一層流光自呂風體內而出,瞬間點亮虛空。

  虛空之中,一個烈火,身高百米的虛影,出現在世人面前。

  這烈火匯聚的身影,竟和呂風如出一轍!與此同時!那坐在地面的呂風,渾身開始迅速石化!“這呂風,真乃壯士也!”

  萬獸山中,蠻王微微搖頭,不禁一聲感概。

  狼神殿搖搖欲墜,葉秋虛空劍來,滅儒之火被這劍氣一掃,直接化為了虛無。

  呂風臨危受命,他誓死守護狼神殿!這一幕,也讓萬族之中,很多豪杰無不搖頭,感覺到了嘆息。

  呂風乃是他們的敵人,若是可能,他們都希望呂風去死。

  但這樣一個壯士,居然是屬于大祭司,這真是讓人氣憤!“我呂風奉命鎮守狼神殿,殿在人在,殿亡人亡!”

  虛空之中,呂風化為烈火,手握戰戟:“你這一劍,也別落下了!”

  “今日,我便斬你于此!”

  斬!鏘!聲音落下,虛空中的百米烈火虛影,一人一戟,飛快的沖向葉秋。

  這呂風,竟然趁著葉秋召喚巨闕,將要葉秋給斬殺!這就是偷襲!卑鄙!這一幕,看的眾人大怒!那些原本還佩服呂風的人,此刻都恨不得抽自己兩耳光子。

  鏘!長戟落下!那烈火奔騰的戟尖,瞬間刺入葉秋的頭頂!然而!毫無反應!一層淡淡的金芒,將葉秋和外界隔絕!“呂將軍,你該不會是以為,我在召喚巨闕之時,本身無法動彈吧?”

  葉秋有些好笑,抬手一抓,一把將戰戟握在了手中。

  “不!”

  呂風一聲怒吼,虛空中的百米巨影,開始飛快的消散。

  烈火化為虛無!唯有葉秋手中,握著一把火星四濺的黝黑戰戟。

  “難怪你能催動滅儒之火,原來這戰戟的戟身木材,乃是當年秦皇焚書坑儒之時,焚燒所剩下的木料。”

  手握長戟,葉秋有些感慨:“當年秦皇焚書坑儒,我沒及時趕到,卻不曾想,今日還能再見舊物。”

  咔擦!下一刻,葉秋使勁一捏,這戰戟瞬間破碎,化為紛紛揚揚的木屑。

  “這這不可能!”

  “這戰戟被我狼神殿蘊含萬年,怎么可能如此?”

  噗嗤!已經被石化到腰間的呂風,不禁口吐鮮血,大驚失色。

  呂風只論修為的話,也就七大輔神的實力。

  但當這戰戟在手,呂風卻縱橫無敵,擁有橫壓諸神的力量。

  可這戰戟,就這樣被葉秋一捏,竟然直接碎了?

  這怎么可能!為何如此!呂風想不明白!而此刻,那虛空中的重劍巨闕,終于對世人顯示了真容。

  一把縱橫十里,遮天蓋日的長劍,出現在眼前。

  “劍名巨闕,此乃上古天下第一重劍,劍身長度和重量,只取決于劍客本身的劍術水平。”

  葉秋微微一笑,對呂風說道:“呂將軍,你是一個壯士,但可惜愚忠于金爾袞。”

  “我本欣賞你的鐘勇,但你作惡太多,我卻留你不得!”

  “今日,我便讓你如英雄般死去,倒也不枉你守護狼神殿的忠心!”

  說完,葉秋隔空一指:“斬!”

  轟隆隆!剎那間,巨劍落下!連綿不斷的爆炸聲,響徹整個蒼穹!眾目睽睽之下,這遮天蓋日的巨闕重劍,自虛空不斷墜落。

  每下墜一寸,整個狼神殿,都會為之轟隆一次!不過瞬息之間,狼神殿火花四溢,徹底化為一片火海!噗嗤!與此同時,遠在萬獸山中的大祭司,他赫然一口老血噴在了雪地上。

  與此同時!大祭司駭然的發現,自己所蘊含的神力,正在不斷的衰退。

  甚至!就連大祭司握在手足中的權杖,也開始迅速的龜裂。

  “這怎么可能!”

  大祭司駭然:“這究竟是什么劍,竟能斬裂我狼神主殿的陣法?”

  葉秋大戰狼神殿,雖說畫面同投影整個北方,但聲音卻并沒傳輸過去。

  畢竟!大祭司雖早有準備,但以他的力量,還無法同步傳送畫面和聲音。

  但只是這畫面去,卻依舊震撼!駭的三國群雄,無不震怖!“這公孫秋,好強!”

  北國君握緊了拳頭,北國大儒無不震驚。

  “這才是先生,真正的力量啊。”

  小昭美眸發亮,站在飛雪關上微笑。

  萬獸城外,龍將軍目帶敬畏,始知葉秋是何等強大。

  萬獸山的山腳下,卓雅美眸帶淚,為自己看不起葉秋而悔恨。

  而此刻,狼神殿的整個殿身,都開始支離破碎,變得搖搖欲墜。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