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1540章 風起云涌
  “不過如此嘛,區區一個天君初期,竟然也敢稱為陣王?你這點修為,能夠支撐你布下什么陣法?簡直是讓人笑掉大牙了。”

  華佛神女冷哼一聲,眸光高傲。

  “陳道友的修為確實淺薄了些。”

  天焚斟酌了下,勉強用了個形容詞。

  眾人都能聽明白,顯然是覺的陳遠的修為太低了。

  馮家兄妹,更是噗嗤一聲直接笑了出來,而上宮靈則是臉色難看。

  “太弱了。”

  封劍塵直接搖頭。

  他目光璀璨,銳利似天劍,俯瞰陳遠:

  “陣道一途,不僅僅是陣術,更需要絕世修為,否則如何布置絕世陣法,修為不夠,陣法無法凝聚不說,還會被反噬。”

  “我九域曾誕生過三位陣王,哪位不是在同時代橫壓同輩,縱然這個時代有諸多天驕,但也絕對不會是一個小小天君就夠的。”

  封劍塵每吐一字,虛空中都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似是空氣都被撕裂了。

  他立在那,每一眼、一眸、一言,都帶給人極大的壓迫感。

  “嘭嘭!”

  在封劍塵的壓迫之下,那些離陳遠近的人,竟是節節暴退。

  陳琪臉色瞬間慘白,若非上宮靈護住,恐怕以她金丹期的修為,會被直接凌空壓爆。

  而與上宮靈一同前來的上宮家年輕一輩,此時也都忍不住悶哼一聲,甚至有些嘴角溢血,不得不退。

  只有盛雪沁還能站在陳遠身后,但也周身真元翻騰,顯然是在抵抗。

  到最后。

  陳遠周圍,竟是現出一個巨大的空地,足足有方圓數十米,足有寥寥幾人立足。

  要知道,就在封劍塵還沒有來之前,陳遠周圍可是有數百人之多,都是前來問候或討好陳遠的。

  “這封劍塵是在太強了,不愧為當年能夠與南宮圣子比肩的天驕啊。”

  “他根本未出手,僅僅憑借那股劍意,就能夠逼退眾多年輕一輩啊。”

  “紫天劍觀每一代都能夠出一位巔峰天驕,每一次在劍道上的成就都極高,確實非我等能夠仰望,太強了!”

  許多人都忍不住變色。

  “封劍塵,你不要太過分了,陳陣王乃是圣師親自鑒定過的,況且這里可是天明域,別以為這里是紫天劍觀,我們沒辦法耐你何!”

  上宮靈怒哼一聲,一步踏出,直接攔在陳遠身上。

  她背后浮現出巨大滔天黑浪,巨潮中有一尊玄水黑鼎鎮壓蒼穹,神通法相顯現,高達百丈,直接擋住了封劍塵的劍意。

  這一次來九星山,上宮靈可是奉老祖的命令,一定要護陳遠周全的。

  而且面對封劍塵咄咄逼人的氣勢,上宮靈也是怒意暴漲。

  紫天劍觀出過圣人不假,但他們上宮家也同樣出過,而且也保留了圣兵。

  雖然到了這一代整體不如紫天劍觀,但也不會懼怕。

  尤其是上宮靈,她一身修為已經達到準星君的巔峰,在年輕一輩中也已經是極出色的存在。

  “哦?”

  封劍塵眼睛微微一瞇。

  他雙眸之中,竟是射出丈許銀色劍芒,如璀璨天劍,哐當一聲,直接斬下。

  而上宮靈同樣不退,玄水黑鼎法相驟然暴漲,到最后驚天動地,似是要碾碎蒼穹。

  眾人色變,就在兩人要拼斗起來的時候。

  “夠了!”

  一聲冷哼傳來。

  只見李天長袖一拂,一道星光直接垂落,隔絕二人,將云臺憑空分開。

  無論是銀色的天劍劍意,還是黑鼎法相,都直接被那星幕給攔住了。

  那星幕看起來只有薄薄的一層,卻堅如鐵墻。

  “劍塵兄,這里可是天明域,不是紫天劍觀,我天緣殿雖然隱世,但依舊是天明域的一份子。”

  李天目光清冷,面色肅然,鄭重對著封劍塵說道。

  華佛神女與天焚,臉上都忍不住現出一絲怒氣,就要踏前一步,忍不住出手。

  眾多天明域年輕一輩的修士,同樣的神情凝重,踏前一步。

  他們雖然與李天并沒有多大的交際,但在各域的問題上,他們自然是站在自己所在的天域上。

  況且,李天雖然與南宮圣子爭雄過,但誰也說不準他究竟擁有何等實力,但既然是天緣殿的大殿下,那自然就是九域同輩最頂尖的天驕。

  “我不過是問一下罷了。”

  封劍塵輕拂長袖,攔住身旁的兩位同伴,但其一雙劍眸,卻是直視李天,絲毫不退:

  “可李兄要記住,陣王在九域中是一個至高榮耀,我紫天劍觀與明陣殿下又是世交,是絕對不允許任何虛名狡詐之徒冒名陣王,玷污了這個榮耀。”

  “否則,這就是對已古陣皇的羞辱,也是對我紫天劍觀的藐視,更是對整個陣道的羞辱。”

  “到時候,說不得我等要聯合諸多大宗世家,聯手上天明域來問罪。”

  “那時候,天緣殿雖然不是罪魁禍首,但今日這包庇之罪,同樣逃脫不掉!”

  封劍塵此言一出,滿場皆震。

  “兄長。”

  一旁的李元,更是忍不住叫出聲來。

  若是只有封劍塵、華佛、以及天焚,天緣殿在這天明域中自然不懼。

  要知道,天緣殿可是曾經主宰九域的唯一霸主。

  雖然已經沒落,但也不是任何人能夠欺上門的。

  但若是聯合了諸多宗門世家,那么天緣殿未必能夠抗得起,也不愿意去這么做。

  如此大事,就連李天的面色也是凝重到了極點,眼中猶豫,不敢輕易決斷。

  他腦海中閃過無數種可能,想過今日若是強保陳遠,會帶來什么后果。

  但無一例外,任何結果都是不好的。

  但不知為何,李天莫名想起玄金商會石師一事,以及陳遠擊敗圣師一事。

  他看了看陳遠,發現其絲毫沒有慌亂,依舊是一臉的風輕云淡。

  “劍塵兄所言既是,陣王是何等的榮耀?那是可以在名譽上比肩圣人的存在,怎可能是一個修為低微,出身沒落道統傳人的小輩?”

  “我覺的這件事,其中必然有血玄虛。”

  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眾人扭頭一望,只見馮天長身而起,從容淡定,侃侃而談。

  與此同時。

  云臺之上的虛空,有一股能量不斷凝聚。

  一個暗青色光華交織而成的天門,正在不斷形成,無盡的符文開始凝聚,整個虛空驟然暗了下來。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