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九轉神帝 >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厲麒麟的來歷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厲麒麟的來歷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哥,他眉心那個標志,似乎是時空黑蓮?”

  丁烈心中說道。

  血老的身影緩緩浮現出來,遙望著厲麒麟,似要看穿厲麒麟眉心處的那個標志。

  沉吟片刻后,血老沙啞地道:“應該是了。”

  丁烈微微有些失神。

  時空黑蓮,是一朵神秘而詭異的蓮花,對于此物,他有很深的印象。

  當年踏入仙界之后,他曾與生死至交好友凌山一同游歷,卻在時空黑洞之中走失。

  當兩人重新走出來的時候,凌山手中多了一枚黑蓮,正是時空黑蓮。

  那時候,凌山說這里面蘊含著強大的時空道則,準備送給丁烈。

  丁烈沒有要,反而是讓凌山自己拿去培養。

  因為那時候的時空黑蓮還沒綻放,似乎剛剛誕生。

  于是乎,凌山將其帶回來仙界,放置在自家的狂雷仙殿之中韻養。

  那已經是極其久遠的事情,若不是看到厲麒麟被攻擊后所展現出來的詭異力量,丁烈還真沒發現。

  “他與凌山是什么關系”丁烈微微皺眉。

  “暫時還是先別接觸了。”

  血老搖頭道。

  丁烈微微頷首。

  如今仙界的情況怎么樣,他一概不知。

  但從虛神界十大天獸的神秘消失,丁烈隱隱間能猜到些許。

  仙界,只怕已經徹底顛覆了。

  他曾經的好友,是否還存在,還是另說。

  厲麒麟眉心標志的那朵時空黑蓮,到底是如何來的,無從得知。

  如果厲麒麟是他三位親傳弟子的安排,冒然接觸只會將自己陷入危險境地。

  這一點,丁烈也很清楚。

  收回目光,閉目養神。

  這些事暫時先不去想,等藥神寶藏開啟之后,他就回離開,找欣然、小青會和,將道宗于中土立足之事敲定。

  之后,他還要去見紫綾羅。

  紫綾羅大婚,作為老朋友的他,豈能不現身。

  在丁烈閉目養神時,無數戰斗在發生。

  但武敬天、厲麒麟等人似乎抗住了重壓,完成了煉丹。

  這讓藥神界修士臉色難看無比。

  他們出動這么多人去干擾,本就不光彩,最關鍵還他娘的失敗了,簡直讓人笑掉大牙!陸陸續續,沒炸爐的人都煉丹成功。

  一枚枚圣丹浮起,讓人心曠神怡。

  此刻,白素瑤眸中閃過一抹不甘。

  她本來也能凝丹成功,卻是遭到了藥神界之人的破壞,這讓她感到非常憤怒,卻有無可奈何。

  白素瑤將目光投向丁烈,見丁烈在閉目養神,不由的有些心煩意亂。

  這個丁師侄,為何不出手?

  林致遠等人的表情也是有些古怪,他們原本以為此次煉丹,丁烈會出手相助。

  然而沒想到,丁烈竟然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他們全部都失敗了。

  “誒”林致遠幽幽一嘆,不由將目光投向古青風,無奈中升起一絲慶幸:“所幸古青風凝丹成功,不然我百草堂可真是全軍覆沒呀。”

  “我之前就說過,某些人是靠不住的”幾個早就看不慣丁烈的百草堂煉藥師,都是在此刻陰陽怪氣的嘲諷道。

  本就心煩意亂的白素瑤,聞言終于是忍不住,飛身來到丁烈身邊,有些氣憤道:“丁師侄,你為何眼睜睜看著藥神界的修士破壞我們的煉丹?”

  白素瑤的質問,讓然兒和余萱等人都是有些不好意思。

  反倒是丁烈,眼皮都懶得抬一下,慢吞吞地道:“我可沒睜眼,哪來的叫眼睜睜看著”“你!”

  白素瑤氣得胸脯一陣起伏,氣笑道:“好,算我白素瑤看錯你了。”

  然兒歉意一笑,輕聲道:“白姐姐,你別生氣,相公之所以不出手,是因為還有其他人盯著相公,一旦他動手,將會更加混亂。”

  此言一出,白素瑤愣了一下,心中的氣頓時散了不少,但還是道:“就算有人盯著,以你的實力,幫我攔住幾人應該不成問題吧。”

  這時,丁烈睜開眼眸,看向白素瑤,平靜地道:“是什么讓你覺得我必須要出手?”

  這讓白素瑤愣在原地。

  “你我之間,本無交情可言,若非看在那個周煉大師的份上,之前的十重考核我都懶得管你。”

  丁烈乜了白素瑤一眼,淡淡地道。

  這個女人,未免太過自以為是了。

  丁烈的一番質問,直接是讓白素瑤僵在原地,她眼神復雜地望著丁烈,緊抿紅唇,沒有說話。

  她的確想錯了一點,她一直以來,都是萬人追捧,走到哪里都是眾星捧月,盡管她對這些沒有什么太多的感觸,但由于一直如此,她已經習慣了這種對待。

  在她看來,丁烈出手相助于她,那是應該的。

  她卻忘了,丁烈與她之間,根本沒有什么交情可言丁烈見白素瑤僵在原地,不由咧嘴一笑道:“小姑娘,別做個胸大無腦的花瓶,想要什么就自己去爭取。”

  若是換了平時,白素瑤聽到這話只怕是要跟丁烈拼命,但現在,她沒有憤怒,而是有著一種不好意思,她低下頭去,低聲道:“對不起,是素瑤的錯。”

  “感謝丁公子一路的照顧。”

  “以后,就不叨擾丁公子了。”

  白素瑤對丁烈微微躬身,旋即是轉身離開。

  “去吧。”

  丁烈微微頷首,神情平靜,毫無波瀾。

  回到林致遠等人身邊,白素瑤顯得有些失落。

  “在他看來,素瑤只是一個花瓶嗎”白素瑤心中苦澀不已。

  “看來,是我太高看自己了。”

  白素瑤驅除心中的煩惱,堅定自己的道心。

  他日之后,白素瑤就會明白丁烈所說的道理,才是人間最大的道理。

  “煉丹已經完畢,藥神傳承為何還不現身?”

  方紫龍皺起眉頭,感到一陣古怪。

  按理來說,丹藥煉制完畢,藥神傳承就會出現,評判好壞,最終決定傳承人。

  可如今大家煉丹都完成了,藥神傳承卻是久久不現。

  “莫不成是我們的丹藥,都不能入藥神他老人家的法眼?”

  卓云崎陷入深深的懷疑中。

  不僅是他,其余人也陷入這樣的懷疑之中。

  唯有丁烈,在靜靜等待著藥神寶藏的開啟。

  藥神傳承是不可能出現了,這輩子都不會出現了。

  因為早就被他拿走了。

  半日之后。

  轟隆隆終極考核區,終于迎來的巨大的震動!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