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我老婆是花木蘭 > 第992章 圍追堵截南北夾擊

第992章 圍追堵截南北夾擊

  回過神來的曹明立即下令帶著手下一干人等來到高地上查看,見山頂宋軍營地內空蕩蕩的,營帳林立,卻看不到一個宋兵人影。

  “千夫長,整個山頂都搜遍了,沒有找到一個宋兵,也沒有發現有地洞啥的!”帶隊偵察的什長快步迎上來報告。

  曹明的臉色很難看,目光掃了一遍整個宋軍營地,沉聲問道:“給我追蹤,我要知道宋軍去了哪里,需要多長時間?”

  偵騎什長回答道:“千夫長,屬下不敢保證能追蹤到,如果他們沒有留下蹤跡,屬下縱有通天本事也追蹤不到,只要他們留下了蹤跡,最多半個時辰之內,屬下就能帶著弟兄們追蹤到!”

  “好,去吧!”

  “諾!”

  曹明又對手下幾個幢將吩咐:“傳令下去,讓將士們拔營做好出發準備,一個時辰之后,咱們出發!”

  “千夫長,去哪兒?”有幢將問道。

  “看斥候們的追蹤結果而定!”

  不到半個時辰,一個斥候騎馬跑過來稟報:“千夫長,發現了宋軍蹤跡,屬下等在西北方向四里之外一段遍布灰塵的土路上發現了大量鞋印!我軍皆是騎兵,因這幾日發生戰事,附近百姓都跑光了,路上根本不可能有行人,所以屬下等斷定那些大量腳印是宋軍留下來的,而那條路延伸的方向應該是成都城!”

  曹明當即派了一個親兵騎快馬向趙俊生主力大軍報告,又派快馬繞路去成都城外的留守將軍聶飛虎報告情況。

  “傳令各幢,向成都城方向追擊!”

  幾個幢將抱拳躬身答應:“末將等遵命!”

  卻說趙俊生在天亮之后率主力騎兵繼續朝著東南方向追擊,盡管提升了不少行軍速度,可追了整整一個上午也沒有追上李單的宋軍。

  中午吃飯休息的時候,趙俊生把李寶和楊烈叫過來商量說:“咱們這么追下去也沒有底,朕考慮了一下,還是應該派一支偵騎在主力前方對宋軍記性追蹤,并沿途留下標記,若是發現了宋軍就立即派人回來報告!”

  楊烈道:“陛下所慮甚是,是臣疏忽大意了,萬一宋軍不是向龍泉山方向去的,我們豈不是白追了?臣這就安排偵騎斥候去!”

  吃完午飯,大軍繼續上路,才走了半個時辰,前方偵騎斥候隊就派人回來報告說已經發現了宋軍留下的蹤跡,只要順著蹤跡追蹤下去一定可以追上。

  發現了宋軍的蹤跡這件事情讓趙俊生和楊烈都稍稍安心了一些,他們畢竟是異地作戰,對這里的地形不熟悉,如果宋軍忽然掉頭繞道殺回成都城就麻煩了,現在發現了宋軍的蹤跡至少表明宋軍是在向龍泉山方向撤退,而不是掉頭去了成都城。

  此時,李單有幾個帶著五千人馬來到了龍泉山腳下。

  “龍泉山到了,傳令下去,讓將士們加快腳程,我們趕到龍泉上先占據地勢險要之處,然后再以逸待勞!”李單的聲音在隊伍中傳開。

  終于看見了龍泉山了,宋軍兵將們一掃之前的頹廢,人人精神大振,腳下也加快許多。

  沒過多久,宋軍大隊人馬終于抵達了龍泉山沙山口入口處。

  李單勒馬停下扭頭向看了看,揮手大喝:“江陽軍去控制左側山巔,宕渠軍去控制右側山巔,多備滾石樹木,其他各部隨我隱藏在山口外兩側山坡樹林之中!”

  兩支軍馬得到了命令迅速向山口左右兩側山巔上爬去,李單帶著剩下的兵士們分為左右兩部,各自找了一片樹林密集的山坡隱藏起來。

  待將士們快要藏好,李單拉過一個傳令兵吩咐:“去告訴宕渠軍、江陽軍的校尉,一旦乾軍追上來并開始穿過山口,就立即推下滾木和石頭堵住他們的前進之路,一定要堅持到本將軍帶著人馬從前乾軍后方包抄上來!”

  傳令兵還沒有來得及答應,不遠處山上就傳來了喊殺聲,李單臉色大變,“怎么回事?快去看看!”

  “是,將軍!”一個親兵迅速向山坡下跑去。

  沒過多久,親兵返回來稟報:“將軍,大事不好,山上的山口早已被乾軍占據了,江陽軍和宕渠軍爬到半山腰時遭到了兩側山頂乾軍的攻擊,損失慘重,而且穿過山口的峽谷已被乾軍堵死了!”

  “什么?”李單被嚇得不輕,他臉色大變,立即大叫:“下山,快跟著本將下山!”

  呼啦一下,幾千人從山坡密林里跑下上來,這些宋軍兵卒們跟在李單身后都仰著頭看著從正從半山腰敗退下來的宕渠軍和江陽軍。

  宕渠軍和江陽軍的兵將們此時一個個都極為狼狽,許多人都守了傷,還有不少人被滾落下來的石頭和木料砸得面目全非、死相慘狀。

  江陽軍都尉氣喘吁吁帶著殘兵敗將敗下陣來,“將軍,末將慚愧!”

  事先沒有下令做偵察就貿然下令讓兩支兵馬上山,這是李單這個指揮官的錯,李單深知這事是他的責任,不能責怪兩軍都尉,擺手道:“此事不怪爾等,說說山上的情況吧,上面有多少乾軍?”

  江陽軍都尉洪廣通說:“具體數量不太清楚,不過絕對不少于三百,對面山巔上的情況也應該差不多!將軍,末將懷疑,乾軍應該是繞路來龍泉山斷我軍歸路的,要不然我軍不可能沒有撞見他們,由此可見乾軍是早有謀劃,此次我軍只怕危險得很!”

  宕渠軍都尉唐元輝抱拳道:“將軍,末將以為洪將軍所言甚是,如今我們是前有敵軍擋住歸路,后有敵軍正在追來,若不想辦法,只怕有全軍覆沒之危啊!”

  李單眉頭深鎖,“爾等是否有何妙計?”

  唐元輝抱拳道:“末將想不出什么妙計,我軍若是無法穿過龍泉山,就只能繞過龍泉山返回巴郡,但想要繞過龍泉山需要耗費許多時間,這些時間足夠乾軍騎兵們追上來對我軍進行沖殺!末將認為,與其被乾軍騎兵追上殺個片甲不留,還不如冒死攻打山口,兩側總歸只有六七百人,我軍即便付出一些代價,只要能攻下山口再守住一兩天,乾軍騎兵不能攻山,應該不久就會退去,到那時我軍就安全了!”

  李單綜合考慮了一下當前的形勢和唐元輝的提議,最后還是同意了:“好,就按照你說的辦!來人,傳令下去,讓將士們吃飽喝足,待會兒聽本將指揮攻山!”

  幾個軍的軍主紛紛答應:“遵命!”

  兩刻之后,宋軍將士們吃飽喝足了,一身疲憊也消去不少,李單一聲令下,分別向左右兩側山巔派了五百人進攻。

  上山根本就沒有路,兩側山坡上時而陡峭,時而又是亂石嶙峋,爬行起來極為艱難,山上又不是有滾石滾下來,躲閃不及的宋軍兵士撞倒后當場吐血而亡。

  兩側山巔山還不是射下箭矢,箭矢射得又準又狠,很多人在爬山的時候中箭倒下后就再也沒有起來。

  第一輪進攻剛剛只爬半山腰,進攻的宋軍再次被趕下上來,損失了上百人。

  李單沉著一張臉,咬牙道:“換人,再攻!”

  又是一千人被派了出去。

  就在此時,從龍泉山西麓的南北兩個方向分別各有一只乾軍騎兵向山口方向靠攏。

  所有騎士都騎在馬背上,馬嘴被套頭套著,防止它們發出嘶叫聲,所有乾軍騎士也都在嘴里含著木棍。

  這兩支騎兵就是由楊大眼帶領的一千騎兵,南北各五百騎。

  李單在大軍后面留下來殿后的偵騎,一旦發現乾軍騎兵追殺過來,他第一時間就能得到消息,而抵達這里之后,他恰恰忘記了派偵騎沿著龍泉山腳下向南北兩個方向搜索,當然他也從來就沒想到過乾軍回來堵他的歸路,更不認為乾軍騎兵會從南北兩個方向夾擊他。

  直到楊大眼帶著這支騎兵出現在距離李單的宋軍兩里之外的位置時,李單的手下宋軍才發現了他們,但此時已經為時已晚。

  楊大眼舉著大刀拍馬大吼:“將士們,跟我沖啊,殺光這些宋軍!”

  “殺啊”

  楊大眼騎著一匹紅馬,手里提著大刀,破似關公,他帶著騎兵沖殺起來勇不可擋,南北各五百乾軍騎兵相向沖殺,把應對不及的數千宋軍切成了三段,宋軍大亂,不成建制,將軍控制不了兵士,兵士因恐懼不聽將軍指揮,亂作一團。

  楊大眼手提大刀左劈右砍,殺了一個又一個宋軍,直殺得他渾身浴血,也不知砍掉了多少顆頭顱。

  數千宋軍被楊大眼帶兵一沖,已經完全亂了套,紛紛四散逃逸,楊大眼當即帶兵追殺,一直殺到黃昏時分才收兵。

  宋軍大將李單和一干將校兩千多人被俘,在潰逃過程中被斬殺著不計其數,更有不少逃入龍泉山中不知所蹤。

  日落時分,趙俊生帶著主力騎兵大軍抵達了龍泉山口,卻發現戰斗早已結束,楊大眼正指揮兵將們看押俘虜。

  楊大眼聽手下報告說皇帝帶著主力大軍來了,立即吩咐手下將校負責看管俘虜和打掃這次,他帶人前往迎接。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