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我能看見狀態欄 > 第一百九十章 多方關注
  孫立恩沒吭聲,只是又倒了一杯溫水遞了過來,“你先好好休息吧。”

  “不。”曹博士很執拗的搖了搖頭,他躺在床上,雙眼看著天花板,用很虛弱的語氣強調道,“我不想當醫生了。”

  孫立恩苦笑了一聲,“這話曹哥你跟我說也沒用啊。等你傷好了自己去跟宋院長說唄。”

  曹博士瞥了一眼孫立恩,“怎么,陪我說兩句話就這么不耐煩”

  孫立恩賠著笑連說不敢,并且往曹哥手里塞了一個按鈕,“止痛劑開關,你要疼了就自己按一下。”

  “放著吧。”曹博士擺了擺手,他看了看自己的胳膊,似乎正在尋找著被刀刺傷的傷口,但畢竟人躺在床上沒什么力氣,所以在幾次嘗試后放棄了這個念頭,“說說看吧,我這傷都是什么情況”

  “問題也不是很大,你現在不是都醒了”孫立恩力圖讓事情看起來不那么糟糕,“做了些止血的小工作而已。”

  “你糊弄鬼呢”曹博士有氣無力的瞪了一眼孫立恩,“小工作你家的小工作做完之后要把人送icu”

  身為泌尿外科主治醫生,曹博士對于外科手術的了解絕對能甩孫立恩三百條街。僅僅憑借自己遇襲的記憶,以及胸口和腹部傳來的疼痛,曹博士就可以肯定,自己絕對做了一臺大手術。

  “給你補了一條心臟上的冠狀動脈,接上了胳膊上的一條經脈,然后從你身上割了一塊肝用來做土匪豬肝。”孫立恩還在企圖通過不好笑的笑話來安撫曹博士的情緒。“我還想采訪你一下呢,少了一塊肝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你們拿我的肝做土匪豬肝,也沒惦記著給我留兩塊嘗嘗鮮”曹博士苦笑了一聲,接了一個效果不太好的吐槽,然后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陣子,他才低聲道,“我差點就死了對吧”

  這個問題,孫立恩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才好。

  曹博士躺在床上,過了好一陣子后長嘆了一口氣。他緩慢側過頭來,看著表情有些復雜的孫立恩道,“我老婆懷孕了。”

  孫立恩花了足足十五秒才反應過來曹博士在說什么。

  “啊啊啊啊”孫立恩恍然大悟,“好事兒啊,恭喜恭喜”他的道喜剛到一半,然后才明顯現在大概是個什么情況。

  曹博士和沈在一起有些時間了。如今沈懷孕,按照兩人之間的關系,基本也就該正式扯證擺酒,奉子成婚。

  可曹博士現在躺在icu里,缺了一塊肝,心臟上面被心外科主任佟春來縫了超過二十針。以他現在的身體情況,想要在沈顯懷以前舉行婚禮,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要么等到沈身懷六甲挺著肚子穿婚紗,要么等孩子出生后抱著娃娃辦婚禮不管哪個都很難讓人接受。

  “我前天才知道的。”曹博士說的前天很明顯是他遇襲前的兩天。也就是請孫立恩吃飯兼會診的前一天。“當時我腦子里全是壓力,我擔心自己現在這個收入和工作根本養不起孩子。”

  男人在得知老婆懷孕的時候,除了那些積極備孕的以外,大部分人第一瞬間的反應都是感受到巨大壓力。負責的男人會把壓力抗在自己身上,努力工作賺錢養家,并且被自己施加給自己的壓力壓的喘不過氣來比如曹博士現在這樣。

  “那個人拿刀沖過來的時候,我腦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萬一我被捅死了,沈和孩子怎么辦,我感覺自己的心都揪成一團了那個難受的感覺比現在還厲害。”曹博士嘆了口氣,從床邊拿起了止痛泵開關,自己按了一下。“真疼。”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抱怨自己現在身體上的疼痛,還是當時那個揪心的感覺。

  孫立恩站在一旁,什么都說不出來。

  “我其實一直都搞不明白,我到底是怎么成了醫生的。”曹博士在床上嘟囔著,止痛藥似乎起了作用,他說話的口氣也顯得溫和了不少。“立恩你是怎么考上醫學院的”

  “我”孫立恩認真回憶了一下已經顯得有些褪色的過去,這才不確定的答道,“額認真學習”

  “要不是因為站不起來,我現在真想站起來朝你的屁股上來一腳。”認清了孫立恩是個不合格的捧哏醫生后,曹博士困難而且緩慢的翻了個白眼,重新說起了自己的事情。“我高考的時候,殺醫傷醫的事情特別多,幾乎一個月一起,我不想學,我爸也不讓我學醫哦對了,他也是個醫生。”

  “然后你還是當醫生了。”孫立恩找了把椅子坐了下來,一臉好奇的問道,“不是說不想學醫么”

  “我高中分不太高”曹博士有些無奈道,“那段時間這種事情太多,醫學院錄取分數線降了不少。要不是因為這個,我還上不了一本呢。”

  孫立恩很吃驚的看了一眼面前這位以學霸角色而著稱的室友,高考勉強上一本,如今拿到了博士學位,這里面好像很有故事。

  “你這一路學過來也不容易,這都花了多少年的功夫”孫立恩也不知道自己想說什么,他只是下意識的認為,自己應該攔一下曹博士的念頭。“這就不當醫生了,不覺得可惜”

  “比起這個,我更怕孩子長大成人之前,我就被人捅死。”曹博士嘆了口氣,“前段時間,蘭州那邊又出了一起殺醫案你知道吧”

  孫立恩點了點頭。那位42歲副主任醫師被患者持刀殺害,在當時引起了很大轟動。而且,馮醫生遇襲的一些細節,和曹博士的事情有些相似。

  “馮姐是我師姐。”曹博士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她去年才畢業。”

  孫立恩一驚,“可可她不是肛腸科的么”

  “她博士讀的是泌尿外。馮姐和我是同一個導師,她是我直系師姐。”曹鑫重新看向了天花板,有些沉痛道,“以前那些殺醫案,我總覺至少離我還很遠。可馮姐出事之后,我就開始害怕了。但我卻死活沒想到,這才害怕了個把月,挨刀子的事情就輪到了我身上。”

  止痛藥起效了,曹博士深深嘆了口氣,“我不想當醫生了。”

  醫生是治病救人的。每個需要醫生幫助的患者,都希望接診自己的醫生品德高尚,這樣自己才能夠獲得“更好”的治療。

  但一味的要求別人拔高道德水平,這又和道德綁架有什么區別呢醫生在如今的環境壓力下,做好自己的工作已經不容易了,要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去治病救人,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抹去“治病救人”的社會價值,醫生不過是“以醫為生”的一門職業。哪怕門診掛號費已經提高了不少,恐怕也不會有幾個人愿意為了那點掛號費去冒生命危險。

  學習時長超過二十年,工作時長嚴重超標,職業生涯前一年每月三千,之后一個月賺一萬多塊。代價是禿頂、慢性病、傳染風險和被人用刀砍死。這種職業還能夠存在就簡直可以被稱為奇跡。

  這種情況下,不想繼續干了才是正常情況。

  孫立恩看著重新睡去的曹博士,心里有些亂。

  這還是曹博士剛剛醒來的態度。要是讓他看見外面那群紛紛擾擾,扯著嗓子準備要生吞活剝了他的家伙,曹博士豈不是得活活嚇死

  也不知道宋院長那邊能不能抗住這些莫名其妙的壓力。

  孫立恩悄悄站了起來,用做賊似的動作離開了icu。曹博士醒了,在通知他的icu管床醫生和家屬后,孫立恩打算回去先睡上一覺。這幾天實在是太累了,他甚至沒和表哥王天見上幾面小表侄的治療情況還算不錯,黃疸逐漸降下來了不說,在檢查中也沒有發現神經損傷。這可真是最近這段時間里眾多糟糕消息中,孫立恩聽到的最好的消息。

  “叮”手機的微信提示音響了。孫立恩皺著眉頭摸出了手機,但愿不要再有什么疑難雜癥患者前來問診了他這幾天真是夠累的。

  “我看到新聞了,小曹沒事兒吧”遠在非洲的劉主任發了一條微信過來,“他醒了沒有”

  “醒了,看起來應該是沒有什么太大的危險了。”孫立恩低頭回了一條微信,想了想,又在內容里加了一句,“只不過他情緒不太好他說不想當醫生了。”

  過了好一陣子后,劉堂春才回復到,“莫名其妙被人捅了十幾刀,要是還能毫不動搖堅持當醫生那才是腦子出了問題。讓他自己琢磨吧。”

  “這次網上的風向有點不對勁。”就在孫立恩準備把手機揣回去的時候,劉堂春又發了一條微信過來,“我覺著氣氛不太尋常,你有什么頭緒么”

  網上的風向當然不對勁。無數鍵盤俠一開始只是口誅筆伐,而在幾個小時前,他們紛紛轉變了攻擊的方向。

  這次的方向就有些熟悉的味道了“這種醫院居然還有人捐診斷中心”“日本人捐錢,能有好心眼”“要捐款的時候就大張嘴,結果連個病人都治不好”“什么醫鬧,這是殺漢奸吧”

  惡意,毫不掩蓋的惡意簡直鋪天蓋地。

  “現代互聯網的主要問題出在網線上。”宋院長看著這些評論,出乎意料的冷靜。“隔著網線打不著了而已。”

  “不過沒關系,要讓這些人明白網絡不是法外之地,還有很多辦法可以處理。”礦合必拓的董事會主席,同時也是宋院長的丈夫戚芮貞接過了妻子遞來的一根香煙,放在嘴里點燃后敲了敲桌子,“我叫法務部的人過來幫忙吧,他們處理這種事情很有經驗。”

  我能看見狀態欄

  我能看見狀態欄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