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我爺爺是迪拜首富 > 第九百零九章 宗師榜單
  但即便是這樣,上去想要購買丹藥,或是討好奉承的人,依然是絡繹不絕,幾乎把整個高臺圍了個遍。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

  看著這幅場景,李凡不免微微皺眉,心中也給藥王谷打上了傲慢的代名詞。

  對于藥王谷的名頭,李凡很早以前就聽說過。

  猴子之前跟李凡說過,他們當年救過藥王谷的人,然而藥王谷的人不但不知報恩,反倒恩將仇報,貪婪傲慢,當時猴子跟李凡說起來的時候都是一臉氣憤,對藥王谷十分不屑。

  雖說藥王谷掌握著一些獨特的煉丹技術,但猴子也說過,這個世界是不斷發展的,一百年前的人覺得根本治不好的疑難雜癥,在現在的人來看說不定就是幾十塊錢買點藥就能治好的小事。

  藥王谷的人一直抱著幾百年前傳承下來的老東西不撒手,故步自封,早就已經落后了。

  此時看著這兩名道人高高在上的態度,李凡更是忍不住搖頭道:“這兩人,太傲了,連宗師都不是,就敢在這么多人面前擺譜,也不怕死的早。”

  在李凡的感知里,那兩名道人的實力,不過是外勁中期罷了,這樣的實力,放在武道大會上,完全就是墊底的貨色。

  李凡剛說完,旁邊一名路人聽到這話,頓時不屑的反駁道:“別人是藥王谷來的,有狂的資本。”

  “不說那一手獨一無二的煉丹術,就是背后站著的那位內勁宗師,也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招惹的,你要是能有內勁的實力,別說在上面擺譜,就是廣場上跳舞,都沒人敢說你什么。”

  言罷,那人還想再補充幾句,卻見泰桑突然一瞪眼,露出了一絲恐怖的氣勢。

  頓時,這人便不敢再說,灰溜溜的跑了。

  李凡看著那人的背影,也沒有多說什么。

  一個小角色,還犯不著讓李凡去和人理論。

  不過對于這人說的話,李凡還是有幾分認同的。

  武者,本就是以實力為尊,那藥王谷,既然能有一位內勁宗師坐鎮,便有足夠的資格去狂,更別說藥王谷還掌握著獨一無二的煉丹術。

  兩者相加,造就藥王谷今天的超然地位,也不是不能理解。

  邱聽云看著這幅情景,以為李凡還在介意這兩名道人的姿態,便開口解釋道:“把藥王谷與眾人區分,也是邱家故意為之,邱成禮想討好藥王谷的谷主,和藥王谷結為姻親,自然是要把藥王谷給捧著了。”

  “結親?”

  李凡稍稍楞了一下。

  邱聽云解釋道:“藥王谷的谷主,有個貌美如花的女兒,正到了出嫁的年紀,剛好邱成禮有個兒子,便有了結親的心思,不止是邱家,很多世家大族都想與之結親。”

  “這樣嗎!”

  李凡這才釋然的點了點頭。

  藥王谷這么大的勢力,估計是任何家族都會有些念想。

  不論是藥王谷自身的實力,還是其他家族欠的人情,無論哪個家族,只要能和藥王谷結為姻親,即便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勢力,恐怕都能在瞬間躋身一線,無人敢惹。

  “藥王谷的谷主,是叫谷飛章嗎?”泰桑突然開口道。

  “是叫這名字,你認識?”李凡微感詫異。

  “不算認識吧!不過和他接觸過一次。”泰桑難得換上了一副正經的面孔,凝重道:“幾年前他上我們那兒采藥,一株很罕見的草藥,就在離我家不遠的地方,在他去之前,本來我也沒在意,但一看他不遠千里而來,我就知道,這藥肯定不一般,所以就把他攔了下來。”

  聽到泰桑的話,李凡倒是不足為奇。

  這家伙,就是個見好就上的人,要是別人在他家門前拿好東西,他不去摻一腳,那才叫奇怪了。

  李凡沒有開口,泰桑便繼續說道:“只是那家伙的實力,實在有點厲害,內勁宗師榜上的排名,他明明只有六十三位,然而我跟他打了半天,他居然還勝我一招,硬是讓他當著我的面,把那藥給搶走了。”

  說著,泰桑的臉上,不免露出了幾分不平,顯然被這事兒氣的不輕。

  宗師之上,為了區分實力,是有兩份榜單存在的。

  一份為武道宗師榜,為所有武道宗師的實力排名。

  第二份,則是內勁宗師榜,記錄著所有內勁宗師的實力排名。

  沒人知道這份榜單是誰制定的,但肯定是一個十分強大的勢力,畢竟能搜集到內勁宗師的資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

  泰桑在這份榜單上的位置,是在第五十四名,而谷飛章,則在六十三位,兩者之間,差了整整九個名次,按道理來說,泰桑不該敗給谷飛章才對。

  “你們這場戰斗沒公開嗎?制定榜單的勢力,沒把這場戰斗的消息記錄,改變榜單名次嗎?”李凡疑惑的問道。

  整個世界的內勁宗師,加起來也就百多人,起碼那榜單上記錄的總共是一百一十一人。

  雖然這一百一十一人肯定不是全部,畢竟就李凡知道的,在他父親跟莊老暴露實力之前,他們都沒有在榜上出現,就算現在,榜上依舊沒有莊老的名字,因為沒人見過他真正出手。

  按理說,就這么點人,每個人都很顯眼,基本上他們之間發生戰斗,都會影響排名的變化,然而泰桑和谷飛章的戰斗后,內勁宗師榜卻沒有任何變化,谷飛章依舊在六十三位,而泰桑,也還待在他的五十四位。

  如果事實真像泰桑所說那樣,泰桑敗給了谷飛章一招,那么谷飛章在這份榜單上的排名,也該跟著變成五十三才對。

  聞言,泰桑卻是老臉一紅,囁嚅著不好意思開口。

  李凡盯著他看了一會兒,頓時恍然。

  在他家門前,還讓人把東西搶走了,這事兒傳出去,臉可就丟大了,泰桑自然不可能出去說。

  而谷飛章聽說似乎也是個一心鉆研在丹藥里的人,對于外界其他事物,關心甚少,這種事情,自然也沒心情出去說。

  否則以谷飛章的實力,明明可以在內勁宗師榜上排到泰桑前面,卻一直沒有去爭過。

  我爺爺是迪拜首富

  我爺爺是迪拜首富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