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絕望黎明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新人區域

第七百四十六章 新人區域

  這些戾氣嚴重的男生,在普通人的世界里誰都不服誰,天不怕地不怕,而到了這里后,每一秒見識的東西,都足以震懾他們的內心。

  此刻面對我的幫助,一個個也難得露出了感激的表情。

  幫他們也是我信守諾言,畢竟之前說過會照顧他們之類的話,再加上我看到這些初入江湖懵懂無知的人,總會想起當初還在教室里,初次進行天狼游戲的同學們。

  然而走到現在,活下來的人已經所剩無幾。

  我深呼了口氣,也不再多想,重拾心情后,便繼續往上攀爬。

  在我的照顧下,數十名男生全部順利的到達頂端,一見有平地,這些人立馬就癱倒在地,累的氣喘吁吁。

  別說是他們,就連有修為的排骨男,也有些輕微的氣喘。

  唯獨我氣息平穩的站在他們身邊。

  我趁著現在左右看了看,黑山頂地勢平坦,像是硬生生把山削平了尖兒,再在上面搭建房子。

  比起從遠處望來時的張牙舞爪,靠近了些看,血閣的建筑雖然古怪,但也頗有氣勢。

  最中央的位置,同樣是正門,造型像是兩排尖銳的肋骨合成,門邊各有兩座哨塔,每座哨塔上站兩人,擺有一把巨型的大弓。

  因為我們的上山,哨塔上的鋒利的巨箭,全都瞬間對準了我們。

  年長大哥和排骨男倒也不緊張,原地喘了幾口氣后,回頭看向躺地上橫七豎八的男生們,皺起了眉。

  “不想死都給老子站起來!”

  幾腳下去,躺地上的男生雖然不爽,但也只能低聲咒罵幾句,還是聽話的爬起了身。

  年長大哥隨后走到我身邊,小聲說道:

  “前輩準備好了么,再往前就真的踏入血閣了。”

  我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進吧!”

  年長大哥也深呼了口氣,沖著眾人招了招手,帶頭往血閣正門走去。

  四支大弓也隨著我們的靠近,把弓弦拉滿,箭頭閃著淡淡的光芒。

  我好奇的走到年長大哥身邊問道:

  “這大弓威力怎樣?”

  年長大哥沒有回頭,不動聲色的小聲回復我:

  “這叫滅跡弓,是血閣第一代掌門通過著名的寶器獵靈弓改造而來,據說這滅跡弓可一箭秒殺靈丹境的高手,速度奇快,威力巨大,就連守弓的守衛,也都需有靈蓮境的修為才可。”

  聽他說完,我驚訝的又多看了眼哨塔上的滅跡弓,沒想到這笨重玩意如此之強,能秒殺靈丹境高手。

  不得不感嘆,血閣的防御系統十分完善啊。

  想起被滅門的靈山宗,若有血閣這樣的防御,想必也不會那么慘吧。

  說著,年長大哥走到了門前五六米遠的地方停下,和排骨男一起再次掏出了腰牌和引路信。

  這時候,兩扇黑色的鐵門才被打開,有四名身著重甲的高大男子,提著長槍走了出來。

  我悄然看去,這四名重甲守衛,居然都是靈蓮一品境的修為。

  為首一男子走到了年長大哥和排骨男面前,看表情應該是認識,即便如此,還是簡單的詢問了幾句,又接過腰牌和引路信認真檢查了一番,這才放我們通行。

  血閣的大門敞開,我混在人群里,低調的陷入了進去。

  雖說這是反派宗門,但里面的氛圍和其它宗門并沒什么兩樣,活動行走的全都是些低品級的弟子們,也有單獨在角落里研究拳腳刀劍功夫的,或打坐修行、獨自冥想唯一的區別,可能是這里的所有人,全都戾氣十足,且都是蓬頭散發,沒有扎頭發的習慣。

  沿路走過,我已經感覺到不少實力強橫的高手,像我這種靈蓮境的修為已經算常見了,還有很多高于靈蓮境的,至少撞見了三位。

  足以可見,血閣的整體實力是高于靈山宗的,至于武當山,我了解不多,并且武當山里面藏龍臥虎,實在不好判斷高低。

  好在,我脖子上的降品項鏈很給力。

  剛開始我還緊張,害怕被這些修為高深的高手察覺。

  后來我才發現,他們頂多是多看我一眼,估計也是因為我和其他人想比,是擁有靈力的那個吧。

  血閣的面積只有靈山宗一半大小,但也足夠寬敞了,可能是天色即將漸黑的緣故,看起來人不是很多。

  穿行時,廣場中央的大池子十分矚目,因為池子頂端飄著一塊血色的圓形石頭,這塊石頭沒有任何托舉,就這么憑空的漂浮著,很是奇特。

  石頭會不規則的緩緩轉動,每次轉動自身都會流光閃爍。

  看起來,似乎跟池子底下有什么聯系。

  大池子周邊有手臂粗細的鐵鏈交叉環繞擋著,鐵鏈兩頭竟也都鏈接在池子底下。

  因為隔的太遠,又有鐵鏈欄桿遮擋,所以看不清池子里有什么異樣。

  給我感覺,這池子和懸浮的石頭,應該對血閣很重要。

  年長大哥帶著我們拐向了左手邊的一片區域,這里建有明顯的多人居住樓,比起血閣其它地方,顯得簡單亂遭一些,應該是新弟子的集中地。

  我們經過時,那些黑色樓里立馬有好些人好奇的探出了頭。

  “哦呵!又來了批新人呢。”

  “終于有樂子啦,無聊死了,一天天的。”

  “這批真差勁兒,就只有一個靈葉境的,還只是剛踏入門檻的一品,嘖嘖。”

  有個體型壯碩,脖子上紋了條蛇的男生,說完就故意惡心的朝我吐了口唾沫。

  我身體輕輕一側避開,隨后轉身抬腳踢起一顆石子,石子極速飛行,“咚!”的聲剛好砸在了他右眼上。

  也不過靈葉三品境,對于我踢過去的石頭,防不勝防。

  只聽他“哎喲”一聲,身子瞬間倒飛摔進了屋里,隨后“啊!啊!啊!”的慘叫聲在屋內響起。

  “蛇哥!你怎么了?”

  “誰打的你?蛇哥”

  “曹尼瑪的!別碰我,快帶我去醫師那里,痛痛痛”

  新弟子的黑樓里亂成一片,都很好奇的朝著蛇哥方向聚了過去。

  而我們這數十人則繼續往前走,好幾名男生都解氣的在抿嘴偷笑,之前被我救過的那個還回頭沖我豎起了大拇指。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