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爆笑王妃冷面王 > 第340章 羨慕
  ntent

  “壽總管,王爺這是怎么了?”

  “不知。”

  壽總管出來的時候,就有人逮著他問道。夜御庭是怎么了,做奴才的又怎么會知曉。顏卿辭在幻沁谷一待就是許多年,這一半的原因都是夜御庭給她的痛。夜御庭身上的衣服很是單薄,并沒有穿很厚。

  他好像不怕冷一樣,顏卿辭在幻沁谷也是過的不錯。放眼望去,有的雪花像流星一樣直垂而下。有的雪像風一樣輕,紗一樣的白,飄飄搖搖。

  還有的雪花像銀珠,又像小雨點也像楊柳花。玲瓏剔透,粉雕玉琢。潔白如玉,紛紛揚揚地起了白茫茫的雪簾。晶瑩的雪花,點點滴滴的堆積在樹丫上。

  “卿辭,你快來看看。”

  顏卿辭在花叢中探出一個腦袋,是蕊心在向她招手。顏卿辭交代過了在幻沁谷中不用太在意自己的身份,還是喊她名字就可以了。顏卿辭還是跟蕊心談的來,兩個人在年齡上還是相仿的。

  自然是能說很多的話,顏卿辭就走了過去。這是發現了什么,才會叫自己啊。顏卿辭也沒有想太多,就直接去了。

  “這么大聲的叫我,是發現了什么?”

  “我是想著這個東西,之前從未見到過。今天不一樣了,所以你看看。”

  顏卿辭順著蕊心的方向而去,這什么東西?確實沒有見到過,哪怕在未來也沒有見過。顏卿辭蹲在地上用樹枝弄了地上的那截東西,顏卿辭彎腰一看這貌似有些眼熟。

  “這不是人的骨架?”

  顏卿辭的腦洞里想到了可怕的畫面,在這個時空是不是到處都是死人,還是很正常的?顏卿辭有些不太明白了,看樣子是死了很久的,

  “卿辭這是什么啊,要不要緊?”

  “沒什么!”

  顏卿辭不想跟蕊心說真的,免得她害怕。而且自己也不是很確定是不是人的手指,或許是她自己看錯了也不一定。凡事不能絕對的說,顏卿辭有必要和仲孫寒說一下。

  “蕊心,我突然想起來有事情要做。你先回去,我晚點去找你。”

  顏卿辭用手絹把那疑似手指的東西包了起來,在現代她就是法醫。這些都是見慣了,也不會有害怕的意思。

  “哦!那我先回去了……”

  顏卿辭一溜煙就跑開了,仲孫寒還在書房里。在這里很多人都喜歡在書房里待著,仲孫寒當然也不例外。

  “卿辭姑娘。”

  “對了,谷主是否還在書房內?”

  路過的人點點頭,她立即上前去了。仲孫寒正要出門,顏卿辭就來了。但是他有急事,沒有時間聽顏卿辭在說些什么。

  “谷主,我有事要跟你說。”

  仲孫寒拉住了顏卿辭的手臂,讓她站穩。顏卿辭看他神色也明白了,他好像有事要出去。

  “我有事先出去一趟,有什么事情等本谷主回來再說。”

  “好吧。”

  還沒有聽到顏卿辭說好,仲孫寒自己就先走了。還想問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本就沒有機會嘛。顏卿辭又不能把那東西一直握在手心里吧,想想還是挺瘆人的。

  顏卿辭就把手絹放在桌子上,但也怕讓其他人看見會恐慌。她想了又想實在不妥,仲孫寒有事出去了。自己也沒有人可以商量,顏卿辭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咦,卿辭姑娘原來你跑到了這里?”

  顏卿辭聞聲仰起頭看過去,這才幾日這幻沁谷的人都認識她了。大家都忽略她的攝政王妃的這層身份,她性格很好也不看不起下人。

  “剛來找谷主有事要說,可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就出去了,所以我也想在這里坐一坐。”

  顏卿辭對來人說了,來人只是笑一笑。就走了,又只剩下顏卿辭一個人。她也不能光坐著很無聊,這要起來就有人來了。

  “谷主沒有在嗎?”

  “什么事情這么慌張,谷主不久前就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怎么了?”

  那個人原本要說什么話的,但是一看見大廳里坐著的是顏卿辭接下來要說的話。就閉口不談了,顏卿辭也懶得去想。

  “還是等谷主回來再說吧,我先回去了。”

  顏卿辭這才要回自己的小竹屋,蕊心也不能時時刻刻和顏卿辭說話。她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顏卿辭沒事的時候就在看書學習仲孫寒交給她的東西。

  “還是學習有些的東西吧,仲孫寒還真是不吝嗇。該說些什么好呢?”

  顏卿辭拿著那一本醫書,每一個字她都有真正的去讀取理解。這個時空的字看多了也就會認識了,她也會寫了。

  “谷主是不是找到了有關那個姜薇的事情了,王爺為何要幫助姜薇?”

  仲孫寒心想著是夜御庭身邊的人,也就是那個夜朗。夜御庭從來不管這些小事,除了自己的心腹。在現代她還能有工作有手機有電腦可以打發時間,可在這里卻什么也沒有。

  “我恐怕是回不去了,萬一有機會回去。我應該怎么辦,舍得離開夜御庭嗎?”

  顏卿辭對夜御庭的感情,不知何時竟然會這么深了。就算在現代也只是暗戀而已,怎么會到了如此地步。就連她自己都無法想象,所以呢還是不要想太多。

  “你問那么多做什么,查到些什么?”

  姜薇從小就是孤兒,是她的師傅收留了自己。一直養那么大,還把她當自己的女兒來看待。其實姜薇的身份也不是孤兒,也有不小的來頭。

  “關于江湖的恩怨都是正常的,但查到了一些姜薇的身份。她好像是顏松濂的女兒,這算不算一個震撼的消息?”

  仲孫寒眉頭都緊緊挨在一起,姜薇是顏松濂的女兒。不會吧,顏松濂的子嗣這么強大。怎么到處都是,弄的他也很恍惚了。

  “這都是什么跟什么,還能跟顏松濂扯上關系?當真是混亂不堪的消息,該查的沒有查到。本谷主怎么向攝政王交代?”

  仲孫寒感覺自己出來都是白出來一趟,就在他出來的時候顏卿辭來了。好像是有事要跟他說一樣,他一著急出來就沒有去聽顏卿辭說了什么。

  “繼續打聽,要弄清楚一切才可以將那座島嶼拿回來。還給姜薇,本谷主要回去了。”

  姜薇沒有想過,就算島嶼拿了回來。她又能怎么樣呢,自己有了心上人也不愿意再回去了。姜薇這時候和朝露在街上逛著,到處都是人。

  “姜姑娘該不會是夜朗的紅粉佳人吧?”

  夜灼華開口說話了,一路上夜灼華也沒主動說話。姜薇還以為是叫自己來只是陪她散步,并沒有打算和她說話。這氣氛一度的尷尬,好在夜灼華又說話了。

  “這……是的,小姐一直待在那座深宮想必也是有很多的無奈。難得出來,其實做金枝玉葉也不是什么令人喜歡的。”

  夜灼華有時候也是很羨慕,像姜薇這樣多好。可在姜薇的心里卻同樣羨慕著她,有親人。不像自己沒有了親人,只有一個夜朗。

  “是啊,這老百姓都羨慕皇宮里的人。殊不知皇宮里的人,也羨慕尋常老百姓。”

  夜灼華的神情一下子就變了,姜薇突然覺得那一抹微笑實在令人覺得苦澀。這個公主也不是表面上那么快了吧,姜薇陪她在外面閑逛著。ntent

  爆笑王妃冷面王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