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竹里館記 > 第一百三十三章:挾持
  ntent

  “之前她離開你不是也同意了嗎?”阿韶嫌棄道,“現在又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

  “這不是同意不同意的事情啊,我沒有立場去阻攔阿曉啊。”墨霜筠淡笑道。

  阿韶翻了個白眼,總感覺現在墨霜筠笑起來的感覺總算是沒有以前那種假惺惺的感覺了。

  “到了,鎮長就在里面了。”

  “多謝帶路。”墨霜筠向他道謝,才帶著阿韶一起進去。

  “聽說,皇上把浮青鎮作為封地給你了?”浮青鎮的鎮長羅子淇直截了當道,他大概三十上下,長相還不錯,至少與犬類沾不上邊。

  “皇上沒有把浮青鎮作為封地,只有后面的那座山而已。”墨霜筠娓娓道來,“墨某又不是什么皇親國戚,就算是浮青山也是封給熹陽郡主的。”

  “你就是墨霜筠?”羅子淇聽到了他的自稱,反應過來,眉頭一挑,“好像也不怎么樣啊。”

  墨霜筠也不生氣,“羅鎮長找墨某就只是這件事嗎?”

  “我想著你好歹也算是遠道而來,我已在府上設宴,你和熹陽郡主一起來吧。”羅子淇淡淡道。

  “阿曉有點事情,現下沒有與墨某在一起。”

  “那就你自己來咯。”羅子淇混不在意。

  鎮長一職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羅府里面也還算是可圈可點,若是單論布置上的精巧心思,和一些太守的府邸也沒有什么大的區別了。

  “寒舍簡陋,還希望墨家主不要嫌棄了。”羅子淇依舊是一副懶懶的樣子。

  “羅鎮長不要嫌棄墨某白吃白喝才是。”墨霜筠淡笑道。

  “墨家主在鎮上有住處嗎?”

  “尚未找到。”

  羅子淇摸索著下巴,“我府里還有些空房間,墨家主不如便先暫住在我府上?”

  “哦?”墨霜筠微驚,“那便叨擾了。”

  回到了羅子淇給他們安排的房間,阿韶才問出來,“這個姓羅的有沒有問題?”

  “羅鎮長可是真正有大才的人,他年輕的時候科舉三元及第,不過進入朝堂之后再一些意見上與中書令相左,之后羅鎮長就憤而辭職,沒想到是跑到這樣一個地方當了鎮長。”墨霜筠與他解釋道,“或許想向我打聽一下京城那邊的情況吧。”

  “墨家主若是尚未入睡,可否愿意出來一敘?”

  墨霜筠沖著阿韶一笑,你看吧,說曹操曹操到。

  阿韶輕聲道,”我在暗處看著的。“

  墨霜筠點點頭,沒有拒絕他的保護,點點頭后,才推門出去。

  “羅鎮長。”

  “墨家主喝酒嗎?”羅子淇還是延續那直截了當的作風。

  “若是與羅鎮長,自然是可以的。”墨霜筠跟著他走出去。

  二人在院子里的涼亭里落座,羅子淇到了這種時候,才覺得尷尬了,畢竟之前對墨霜筠的態度不算太好,現在又想找他打聽消息。

  墨霜筠不等他問,直接自顧自說道,“最近朝堂上也是多了許多新秀,不少老臣怕也是要解甲歸田了。”

  羅子淇一直瞇起的眼睛終于睜開了,“就算如此,朝堂上的迂腐風氣也改變不了!”

  “如果一個人都不去改變的話,風氣當然是不會有變化的,不是嗎?”墨霜筠笑著問道。

  “哼。”羅子淇撇開頭,“喝酒,這里的空氣和水都比京城要好千百倍,你嘗這釀出來的酒就能知道。“

  墨霜筠笑而不語,就算浮青鎮再好,可有人的心啊,還是在京城啊。

  東面的屋頂上,夜色的掩映下,趴著兩個人。

  “女俠,那個綠衣服的,就是羅子淇,浮青鎮的鎮長。”岳東小聲道。

  羅府不喜歡點太多的燈,但符曉還是可以看清羅子淇的長相,她再看了一眼岳東,“你說的笑笑真的是被逼的嗎?”

  “千真萬確啊!是笑笑親口跟我說的!”岳東急了。

  符曉覺得,如果笑笑是一個普通女孩子,在見了有權有勢又長得還行的羅子淇之后,還能堅定地愛著岳東,也真是為難她了。

  “與羅子淇在喝酒的男人,就是京城來的皇親國戚。”岳東小聲道,“女俠,我們只要用皇親國戚來威脅羅子淇答應放棄笑笑就可以了,沒有必要傷人性命。”

  傷人性命,你想得倒美。符曉暗暗腹誹道,不得不說,岳東想采用的這個方法還真是光明磊落中帶著卑鄙無恥。

  “就算羅子淇口頭答應了,萬一他事后反悔怎么辦?”符曉既然參與了進來,還是打算認真一點。

  “這一點女俠不必擔心,羅子淇是一鎮之長,他做不出來言而無信之事。”

  符曉奇怪了,我怎么感覺,羅子淇這個人不是會做出橫刀奪愛的事情的人啊,她暗自多留了一個心眼。

  “但既然是皇親國戚,想必是有人在身邊保護的吧。”符曉明明知道的一清二楚,還是要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這就要拜托女俠你了,以后您有什么事情我岳東上刀山下火海萬死不辭!”

  “小聲點!”符曉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跟著一個憨憨一起犯傻,“那等我挾持住了那個皇親國戚,你再出來吧。”

  “好的女俠!”

  符曉輕巧地落入羅府之中,像是一片落葉一樣,沒有驚動任何耳目,除了……

  阿韶本來是站在柱子后面假寐,注意到有人之后睜開了眼睛,“符曉在搞什么啊?”

  羅子淇與墨霜筠都不會武,唯一發現了符曉的阿韶當然不會管。

  于是……

  符曉像是鬼魅一般出現在墨霜筠身后,扣住他的脖子,“都不許動!”

  羅子淇一驚,“你是何人?!”

  阿韶慢吞吞走出來,接收到符曉的眼色之后,把腳往前一踏,“快放開我們家主!”

  連作為人質的墨霜筠都忍不住額頭豎下黑線,這阿韶的演技也太差了吧。好在羅子淇并沒有注意到,岳東也看不出來,他從屋頂上跳下來,緩步走到羅子淇面前。

  “羅子淇,你還記得我嗎?”

  “你誰啊?”羅子淇納悶道。

  岳東大吼道,“我是笑笑的青梅竹馬!只要你答應我放棄娶笑笑,我就放了這男的!”ntent

  竹里館記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