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帶著靈寵去修仙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守心(本卷完)

第二百五十九章 守心(本卷完)

  ntent

  這一百五十年來,她的足跡踏遍了宛丘秘境中的每一個角落。

  她不僅弄清楚了這里的每一處機關原理,各種不同的秘境和各種高魂獸的位置,知道了命輪和宛丘秘境運行的原理,而且帶出了訛獸,直接收復了這塊秘境本身。

  但是代表秘境的蓮花就這么封印在方寸間中,憑她的能力卻也無法再打開。

  當時的靈獸宗還并不知道,自己已經徹底失去了對宛丘秘境的控制力。

  劍心和別的負責人看到孔昭平安出來,準備開始收拾殘局,卻突然聽到一個弟子吃驚的大叫:“天幕,你們快看天幕,天幕壞了!”

  眾人隨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流水做成的天幕瘋狂跳動著,一行字猝不及防的出現在大家面前。

  【青山閣孔昭,獵殺魂獸數量九百九十九只】

  藍羽看著天幕,難以置信的張了張嘴:“多,多少只?”

  她又看看孔昭:“師妹,你把人家魂獸的祖墳刨了?”

  孔昭有些心虛:“差不多吧。”

  水之揚和風輕搖也一直在等她,水之揚手指上下點動著,然后震驚的開口:“孔昭道友,你的修為怎么……怎么變得這么多?”

  他這句話提醒了風輕搖,畢竟他們二人都是金丹修為,此時開始感知,就發現孔昭身上的靈氣凝實厚重,綿長厚重,顯然已經超越了金丹中期的修為,接近金丹后期。

  其余各門派的人面面相覷,中天吾的門派里,一個實力接近金丹后期的弟子完全可以成為長老,這是實力上的變化。即使在上天吾,哪怕是精英弟子,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就擁有這樣的速度和修為。這是一件讓所有人都驚嘆的事情,以至于終于有人意識到什么,最先反應過來的人竟然是劍閣董卿同。

  他扶著自己的劍站直身體,掙扎著開口:“多少年,你得到了多少年,怎么可能修煉速度這么快,沒有這種例子,你作弊,這不可能!”

  “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就見過歷史上出過相同的例子。”突然一襲五色彩衣現身,何罔極落到人群中央,“很多年前,我的掌門師叔不也是這么橫空出世的?”

  “你說璇璣真人?”劍心反應過來,百年強曾經驚艷四座的璇璣真人,不也是得了宛丘秘境的真傳,才有了今天的一切。既然秘境能看上他,怎么就不能看上孔昭呢?

  看到何罔極出現,孔昭表情涼了涼,就見對方露出個很友好的笑容,然后就聽那人開口道:“仙盟每年也會靠群英會收取新鮮血液,明日就是最后一天的比武對決,祝各位好運。孔昭道友,也祝你好運。”

  他嘴上客氣,眾人卻在想他是不是在算計著靈獸宗秋林等人的帳,畢竟現如今只有王言一個人還活著。

  說是對決,可是眾人也知道,孔昭早已不是跟大家相同的水準了,所以大家都不想抽到和她對決。但孔昭自己正相反,她躍躍欲試的急著想去試試自己的實力。

  在重新回到上天吾仙城之時,孔昭從未想過這一次,自己竟然會收獲宛丘秘境如此慷慨的禮物。

  所謂修仙者,與天斗,與人斗,和自己的欲望斗,和自己的本心斗。

  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也從從來都不敢掉以輕心,即使她心中無愛無恨,也充滿了對天地,生命,萬物的敬畏。這是她從宛丘秘境中所得到的,心境上的改變,遠遠比一百五十年的修為還要珍貴。

  當她一襲青衣站在仙城的瞭望塔上時,裙擺被獵獵的狂風吹動,這輕薄的衣衫卻猶如掛了襯托,紋絲不動。

  望著遠方的層巒疊嶂,她目光變得深邃,那是天吾大陸靈氣最澎湃的地方,是那些被大門派瓜分的洞天福地,是靈獸宗。

  是她結束的地方,也注定是她重新開始的地方。

  她的愛與恨都注定在那里得到一個了斷。

  她微微側首,身后巨大的五行豬剛烈和身后的閣樓一樣高大,豬剛烈的腦袋上,趴了一只短腿的小兔子,再然后,浮光掠影而過,一聲尖銳的鳳鳴聲響徹九霄。

  那只翱翔于九天之上的鳳孔雀,它本來一身翠綠錦羽,如今包裹著一層薄薄的紅色火焰,三昧真火永不熄滅,那是它自己修煉出來的鳳火。一聲又一聲的鳳鳴,一次比一次高亢響亮,那一日,整個劍閣黃金臺的修仙者,都注意到了這稀奇的鳳鳴聲,猶如宣戰的鼓聲,響徹在每個人心頭。

  孔昭微微瞇起眼睛,伸出手接住一樣涼絲絲的東西。

  她咦了一聲:“雪花?”

  “今年的氣候有點反常。”王潛淵自下而上,踱步而來,“才六月份,怎么就下雪了呢。”

  “師尊。”孔昭應了一聲,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怎么說?”

  “師尊不必再瞞著我了,就算我一心報仇,也不會對周圍的暗潮洶涌毫無察覺,是不是出大事了?”她試探著問道,心里一直盤桓著一股不詳的預感,只怕今天也要成了真。

  “天吾大陸上的封魔之印都松動了,從最早的莫入林,青山閣的句芒鼎,凌云殿的地火,九陽城的血影,萬花谷的白骨花,戈薩王墓里的化神妖修,樁樁件件,只讓我覺得妖族賊心不死,還會來進犯天吾。”王潛淵沒什么隱瞞,把之前所有線索串聯到一起,已經明白了這些不詳意味著什么。

  孔昭聽后,險些呼吸一滯,定了定心神,她說:“大王,我們馬上就要回家了。”

  “是啊,阿昭,可是如果這個時候……”

  如果這個時候,妖族來犯,我們還能回家嗎?

  鳳嘯聲更加響亮,似乎是在呼應著什么,孔昭緩緩開口:“當初爺爺將妖族擋在海外,那我也可以。如果有一天,我個人的恩怨要為共同抵御妖族而讓步,我愿意。”

  王潛淵眼中泛起淡淡的神采,這才是他的阿昭,哪怕心中恨意滔天,也堅守者最后那一絲底線和原則。

  “對了,”王潛淵忽然覺得有些冷,他把雙手揣進袖子了,還嫌不夠的把毛毛也放進袖子里,然后轉過身說道,“差點忘了上來是為了干什么的了,阿昭,輪到你抽簽了。”

  那一日劍閣黃金臺,本來該是群英會的最后一場比武。

  只不過六月飄雪,小雪花逐漸變成了鵝毛大雪,紛紛揚揚,讓人心頭不快。

  細碎的雪花像柳絮,像蛛絲,輕飄飄降落在齊梁國,仙城,黃金臺的每一個角落。

  千年劍閣的黃金臺上,金黃色的顏色被皚皚白雪覆蓋。

  其實那天的早上,這些遠道而來各個大小門派的修士們,尚且還不知道。很快,鮮血將會覆蓋住這皚皚的白雪。

  (上卷《鳳鳴天吾》完。)ntent

  帶著靈寵去修仙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