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都市極品仙醫 > 第783章 逃
  “敢騙我,你們找死!”

  莫輕舞憤怒的吼道,飄然的氣質蕩然無存,只有憤怒和生氣而已,她和朱宏纏斗在一起,但是因為修為的緣故,根本無法傷及朱宏分毫,反而是漸漸被朱宏所壓制,兩人飛在半空之中,到處亂舞。

  陳辰殺了一只豬妖之后,環顧四周,所有人都有對手,其中修為最弱的陳勇,被一個出竅期的豬妖所壓制,眼看著陳勇性命堪憂,陳辰根本沒有多言,屈指一彈,斬仙飛刀從之間迸發而出,速度極快,而且沒有任何反應,便落在了那豬妖的身體之上。

  陳勇只感覺到一陣勁風掃過自己的面龐,一道紅色的熱流便落到了臉上,眼前的豬妖被斬殺成為兩段,連同妖嬰一起死亡。

  “陳辰,謝謝你!”

  陳勇抬起頭來,感激的看著陳辰,而陳辰也不回話,繼續朝著四周攻擊,幫助長老們處理這些豬妖。

  莫輕舞和朱宏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狀態,那朱宏一招施展而下,巨大的豬頭從天而降,真氣所化的豬頭筆直的撞在了莫輕舞的身上,使得她飛速從天而降,轟然墜落在了地上,震起了百米高的塵土,地面為之震動。

  陳辰在又斬殺了一個豬妖之后,便飛速朝著莫輕舞所在的位置飛馳了上去,以莫輕舞的修為,如此下去的話,會被朱宏所殺。

  果不其然,那朱宏果然沒有留手,在半空之中不斷的匯聚真氣,一顆顆豬頭從天而降,沒入了煙霧之中。

  莫輕舞已經絕望了,這個朱宏的強大,讓她完全始料未及,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是朱宏的對手,想要反抗也十分無力,渾身如同散架了一樣,根本不能動彈分毫,她勉強的直起身體,仰頭看著,卻見那煙塵之中,又一顆豬頭飛來。

  可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跟前,正是陳辰,此刻的陳辰渾身金光閃爍,宛如天神降臨一樣,再加上氣質,看的莫輕舞如癡如醉。

  而陳辰抵達之后,便運轉了自己的內甲,使其放大,化為了一個內甲防護罩,將兩人牢牢籠罩在其中,也只能聽到豬頭撞擊內甲的聲音。

  蹲下身體,陳辰看著莫輕舞輕聲問道:“還能動嗎?”

  莫輕舞輕輕搖了搖頭,陳辰一咬牙,拉著莫輕舞的手臂將其背了起來,同時收了內甲,快速朝著遠處飛走,大聲吼道:“撤退!”

  百曉長老和陳勇那邊,局勢已經穩定了,豬妖們不是長老們的對手,根本無法阻攔長老們的逃離,倒是那朱宏,見到陳辰帶著莫輕舞逃離,便飛身追去,片刻之間,便攔在了兩人的面前。

  “想跑?

  不可能!現在就算你們留下珠子,也絕對不可能活著離開這里!”

  朱宏厲聲說道。

  陳辰不跟他廢話,抬手便推出了一道蒼穹之火,轉身朝著另外的方向逃遁過去,可是那朱宏一道分身從體內飛出,再一次攔住了陳辰的去路,同時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之上,使得陳辰倒飛了出去,朝著地面墜落。

  轟然墜地之后,莫輕舞愣住了,她不可思議的瞪大了雙眼,吃驚的看著身下的陳辰,原來陳辰為了防止她受到二次傷害,竟然在半空中將她保護在了懷中,讓自己的身體與地面來了惡一個親密接觸,就是這樣的簡單動作,讓莫輕舞失神,還從來沒有任何一個男人,為她做過這么多。

  以前的莫輕舞,與那些所謂的修行伴侶之間,除了修煉之外,沒有做過其他的事情,而陳辰不同,現在這樣的情況,也算是生死與共了吧?

  莫輕舞從來不渴望什么真心的感情,因為她覺得自己不需要,曾經的時候,她和門派內的師兄是青梅竹馬,可是那位師兄居然為了其他的女人,將她狠狠拋棄,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莫輕舞對于感情之事,就已經死心。

  “你帶著大家快走,我會回去少陽門與你們匯合的。”

  陳辰輕聲說著,不過話音落下,就一陣無奈,莫輕舞身體重傷,根本無法自己行動。

  無奈之下,他將莫輕舞輕輕放在地上,長長吐了口氣,淡淡說道:“神起,交給你了,將莫掌門送回少陽門,別讓他們回來了。”

  “尊上,我走了您怎么辦?

  我在的話,或許還可以”神起急忙說道。

  “這是命令!”

  陳辰打斷了他,而神起也治好聽從命令,銀色閃光閃爍之間,漸漸放大,將莫輕舞托舉起來,快速的朝著遠處飛走。

  此時此刻的莫輕舞才回過神來,看著遠去的陳辰,大聲叫道:“陳辰!你可一定要活著回來!我等你!”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一個閃爍之間,那朱宏居然出現在了銀色閃光的跟前,攔住了去路,真氣所交織的大手朝著莫輕舞抓來。

  “仙法,銀針亂雨!”

  緊接著,一道破空之聲,呼的一下,那真氣匯聚的手掌居然被洞穿了一個大窟窿,剛好可以容納銀色閃光通過,銀色閃光立刻提速,朝著遠處掠去,而陳辰則攔在了朱宏的面前。

  朱宏知道,如果不將這個陳辰殺死,他就無法抓到那個莫輕舞,他知道這個陳辰,就是殺死三兄弟的那個人,雖然朱老四還沒有死,但跟死了已經沒有區別了,修為被廢已經是一條廢豬了。

  而眼前這個陳辰很不簡單,自己的攻擊那么凌厲,一掌之下,足以毀滅一個合體期的高手,他憑借著分神初期的修為,居然扛住了攻擊,看上去還沒有受到傷害,而且還利用術法,洞穿了自己真氣所化的手掌,雖然只有分神初期,但其展現出來的實力,完全與合體期有的一比。

  “你很特殊呢,陳辰。”

  朱宏冷冷說道。

  陳辰沒有回話,而是雙手結印,暗金之色遍布全身,隨后屈指一彈,破空之聲嗖嗖出現。

  仙法,斬仙飛刀,即便是合體期修為的強者,都看不到刀,不過朱宏是大乘期的超級高手,他清楚的看到了兩把金色的刀光飛來,速度很快,不過這樣的速度難不倒朱宏,他微微側身,避開了兩把飛刀,沉聲說道:“如此凌厲,你的術法是從哪里學的?”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