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科幻小說 > 諸天執道 > 第23章 天地為劍
  陸鳳秋此言一出,令群雄皆驚。

  “此人不是丐幫弟子?”

  “怎么可能?明明就是丐幫五袋弟子啊。”

  丐幫幫主解風一聽,不禁朝著一旁的兩個護法長老問了問這五袋弟子的姓名。

  隨后出言道:“青云國師,這是我丐幫五袋弟子常威。“

  陸鳳秋卻是輕輕搖頭,笑道:“解幫主,此人決然不是你丐幫弟子,不信你可以試一試。”

  解風一聽,蹙眉看向勞德諾,喝道:“你不是常威!你到底是誰!”

  勞德諾眉眼低垂,朝著解風拱手道:“幫主,我就是常威啊。”

  解風聞言,卻是突然朝著勞德諾出手試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勞德諾拍出一掌。

  勞德諾老謀深算,早有準備,紋絲不動,似乎來不及反應一般,面色一變,朝著解風道:“幫主,你要作什么?”

  解風見狀,臉上疑惑更深,他看向上首的陸鳳秋,疑惑不解的說道:“敢問青云國師,為何說常威不是我丐幫弟子?”

  陸鳳秋笑道:“看來解幫主的確是老了。”

  只見陸鳳秋話音一落。

  陸鳳秋大袖一揮,一掌探出,狂風席卷而去,將那勞德諾給包裹在內。

  勞德諾眼中大為驚駭,隔著這么遠的距離,他竟然已經被人控制住身形,無法動彈。

  下一刻,勞德諾倒飛出去,臉上的人皮面具也隨之落下。

  廣場之中的群雄一看,當即大為吃驚。

  “此人果真不是常威!”

  “他是誰!”

  “我見過他!他是昔日華山派棄徒勞德諾!”

  “此人不是已經死了嗎?”

  解風一看那倒地的勞德諾露出了真面目,當即大為震怒,縱身一起,落在勞德諾身前,喝道:”你將本幫弟子常威弄到哪里去了?“

  勞德諾口吐鮮血,冷笑一聲,道:“解幫主,你覺得我都出現在了這里,那蠢貨還能活著嗎?”

  解風一聽,當即大怒,只聽得呼的一聲響,解風指力激射而出,勢道威猛無比,直接射在了勞德諾的心房之上。

  勞德諾已經無力反抗,直接身死!

  解風蹬蹬蹬的走到廣場中央,朝著陸鳳秋拱手道:“多謝青云國師替老夫找出此奸賊,讓丐幫沒有丟了大臉。“

  陸鳳秋微微一笑,道:“無妨,解幫主請坐,還有最后一個名額,請各派弟子踴躍出手。”

  很快,最后一個名額也角逐而出。

  至此云臺二十八衛的人選都已經出現,其中少林寺、武當派各占三個名額,昆侖派有兩個名額,峨眉派有一個名額,九劍宮有一個名額,丐幫有一個名額,崆峒派也有一個名額。

  其余十五個名額由其余門派和江湖各世家瓜分。

  此次大會讓陸鳳秋頗為滿意,但也有不足之處,本以為可以在這些杰出弟子當中,挑選出合適的地字第一號人選,但一場場比武看下來,卻是沒有讓他覺得眼前一亮的人。

  陸鳳秋倒也不是很著急,畢竟四大密探的甄選還是要慎重一些。

  有李壞和薛彩月已經暫時夠他調動。

  還有一個昆侖派的何青竹正處在考察之中,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成功的完成他的考驗。

  陸鳳秋高居上首,讓入選云臺二十八將的人全部都站到中央。

  就在這時,有一聲尖細的聲音從護龍山莊外傳進來。

  “皇上駕到!”

  只見一隊大內侍衛率先朝著山莊內進發,然后便是一大堆太監抬著龍輦從護龍山莊的大門外走了進來。

  龍輦之上坐著的自然是大明皇帝朱厚照。

  朱厚照的出現讓所有的江湖人物頓時都怔住了。

  皇帝向來都是高高在上,在深宮之中坐鎮。

  他們之中恐怕有人一輩子也沒見過皇帝長什么樣子。

  有的人雖然不屑與皇權有什么牽連,但皇帝的突然出現,亦是讓他們十分震驚。

  只見朱厚照的龍輦停在那廣場上,朱厚照從龍輦之上走下。

  不滿十八歲的朱厚照,雖然已經極力讓自己充滿帝王威嚴,但還是略顯稚嫩。

  朱厚照在一眾江湖人物的注目下,走到陸鳳秋的身側,道:”先生,朕沒來晚吧?“

  陸鳳秋笑道:“陛下來的不早不晚,剛剛好。”

  陸鳳秋抬手道:“陛下請看,這廣場中央站著的都是各大門派的精銳弟子,已經全部入選云臺二十八衛,接下來該由陛下登場了,就按照貧道所教的那般,陛下可以將這些云臺二十八衛稱之為武子,同樣也是天子門生。”

  朱厚照微微頷首,然后上前兩步,運氣高聲道:”爾等皆是我大明臣民,有以一擋百的本事,而今天下不平,正是我大明用人之際。“

  “國師為保我大明江山,讓爾等加入護龍山莊,成為云臺二十八衛!”

  “意在讓爾等保家衛國,守護大明疆土,今日朕便授予爾等武子的身份,等同于天子門生。”

  此言一出,可謂是四座皆驚。

  眾人驚訝的是皇帝的內力居然也如此不俗,江湖中不少人都以為皇帝是花架子,卻不曾想單單是這等內力卻已經讓他們驚訝。

  站在陸鳳秋左右的李尋歡亦是頗為驚詫,當年他高中探花,最后辭官不做,對朝廷內的事自然是了解的不少。

  能讓皇帝親自封為武子,等同于天子門生,這可是極大的殊榮。

  雖然江湖中人可能不太在乎這個,但若是此事傳揚到士林文人耳中,定會引起極大的波瀾。

  李尋歡自然可以看出,這定然是青云子授意小皇帝這么說的。

  李尋歡不禁暗道,看來他還是低估了青云子對皇帝的影響力。

  此次重入江湖,他不為別的,只為見一見這位青云子。

  如今真的見到了,方才發覺這青云子當真可以稱得上是一聲超凡脫俗。

  皇帝對他的尊敬不是假的,根本沒有半分忌憚之意。

  可見青云子的厲害。

  下方有人高呼道:“多謝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聲音齊呼,倒是讓朱厚照頗為滿意。

  反倒是各大派掌門人的臉上或多或少的有些異樣之色。

  這些精銳弟子一旦入了護龍山莊,恐怕日后便是要和他們本門之間產生一絲細小的隔閡了。

  招賢大會完美落幕,雖然期間有些小插曲,但是并未影響最終的結果。

  朱厚照短暫的露面之后便直接回宮去了。

  畢竟是一國至尊,不能久在江湖人士前露面。

  然而重頭戲還未開始。

  無情劍神西門吹雪向國師青云子放下戰書。

  想要見識見識陸鳳秋的劍道。

  陸鳳秋并未在江湖人面前用過劍,但他給陸小鳳的信中卻是寫了一個劍字。

  這一個劍字之中蘊含的劍意,讓西門吹雪知道陸鳳秋絕對也是一個用劍的高手。

  西門吹雪之所以退隱江湖,便是因為葉孤城死后,這江湖上已經沒有人能和他在劍道之上一較高下。

  有一種寂寞,是無法描述的,因為它源自靈魂深處。

  沒有一個合格的對手,對于一個嗜劍如命的人來說,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

  西門吹雪走了出來,他看向陸鳳秋道:“請指教。”

  陸鳳秋負手道:“古往今來,這世上的劍仙有不少,但可稱得上劍神的卻只有你西門吹雪。”

  西門吹雪道:”請出劍。“

  陸鳳秋微微一笑,道:“劍在貧道的心中,萬物皆可為劍!”

  西門吹雪道:“請。”

  陸鳳秋和西門吹雪遙遙而立,四目相對。

  時間好像突然在這一刻凝固。

  所有在場的江湖人物都忘記了呼吸。

  他們感受到了天地之間突然充滿了劍光。

  那是無數的劍影。

  雖然肉眼不可查,但是他們就是能感覺到。

  這是一種十分奇怪的感覺。

  劍,是百兵之君。

  武林之中最多見的便是劍客。

  陸鳳秋最初學武之時除了拳法掌法之外,最先便挑選的是劍法。

  這幾十年來,他的劍法早已經邁入了一個見天地的層次。

  九式風雷劍,被他融合成一式,喚作萬物生滅。

  一劍之中蘊含生死、陰陽、五行、造化。

  他的劍意便是以天地為劍!

  陸鳳秋和西門吹雪誰也沒有率先動手。

  他們二人正在蓄勢,劍意也分高下。

  在劍道一路上,西門吹雪自問不弱于任何人。

  但今日他卻是遇到了對手。

  自葉孤城死在了西門吹雪的劍下,西門吹雪的劍法,已達到無劍的境界。

  他的掌中雖無劍,可是他的劍仍在,到處都在。

  他的人已與劍溶為一體,他的人就是劍,只要他的人在,天地萬物,都是他的劍,這種境界幾乎已到達了劍術中的巔峰。

  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西門吹雪的劍術并不是完美無缺。

  如果他的劍術已經臻至完美無缺,便不會是如今這般狀態。

  西門吹雪的劍道,是寂寞之道、無情之道。

  因心中有情而不能發揮劍道,這便是他的弱點。

  一個真正修成無情劍道的人,是不會因為心中有情而不能發揮劍道的最大威力。

  只有真正勘破有情和無情之間的區別,才能真正做到無情。

  而西門吹雪并沒有做到這一點。

  漫天劍影在護龍山莊上空不斷盤旋。

  所有江湖人物都自覺退在了很遠很遠的地方,那兩股劍意實在是太可怕了!

  李尋歡看著二人的劍意爭鋒相對,不禁微微頷首,暗道:“想不到自白云城主葉孤城之后,還有人能在劍道之上與西門吹雪分庭抗禮!”

  然而下一刻,李尋歡的臉色突然變了。

  因為他看到西門吹雪出劍了。

  高手相爭,誰先出手,便意味著誰已經有了破綻。

  能迫使西門吹雪先出劍,可見青云子之強!

  那是一道極為璀璨的劍光,仿佛融合在了陽光之中,讓人炫目不已。

  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下一刻,陸鳳秋終于出手。

  他的手上沒有劍,只見他抬手朝著天空之中一抓,一柄凝聚了天地氣息的無形之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一股浩渺至極的氣息出現在護龍山莊上空。

  陸鳳秋輕聲念道:“天作棋盤星作子,地為琵琶路為弦。”

  “劍意本藏天地中,胸中一氣化蒼生。”

  隨著陸鳳秋話音落下。

  他手中的無形之劍仿佛直接破開了云層一般,將藏匿在陽光之中的那一劍給盡數消融。

  在這一瞬間,仿佛天空之中的都化出了一柄執天之劍,一劍之下,萬物不生!

  對面的西門吹雪身形一頓,他的半黑半白的頭發在一瞬間完全變白,這一劍他凝結了他的精氣神,他的劍氣被消融,直接讓他受了不輕的內傷。

  他沒有倒下,他的身形依舊挺拔。

  他是劍中之神,他眼中閃過興奮的神采。

  這一戰雖然是他敗了,但他依舊很高興。

  “這便是你的天地之劍嗎?”

  “果然厲害!”

  “我輸了!”

  在西門吹雪的話音落下之時,在場所有的江湖人都已經睜開了眼睛。

  他們看到了剛才那令人駭然的一幕。

  有人驚呼道:“那是神鬼之劍嗎?”

  “居然能操縱風云變化!這青云國師也太厲害了吧!”

  少林寺方證大師、武當沖虛道長、丐幫解元幫主、昆侖派掌門臉上全部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青云子每一次出手,都給了他們極大的震撼。

  憑借個人武力攪動天地之氣,這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只有沖虛道長暗道,想不到除了師公,還有人能走到這一步。

  三十年前,他有幸看到過師公以太極劍法,攪動天象。

  和今日青云子的斬天一劍何其相像,但二者劍意不同,所展現的威力自然也不同。

  青云子這一劍,更是擁有神鬼莫測之威。

  很難想象,如果這一劍落到了人的身上,會產生多大的傷害。

  或許只怕是連人的身體都要被消融了吧。

  難怪東方不敗也死在了青云子的手中,這等超凡脫俗的功力,已經不屬于武學的范疇。

  陸小鳳捋了捋胡須,突然吃痛一下,原來是看那一劍看的太過入神,不小心拔下了一根胡子。

  本來以為西門吹雪的劍已經是世上劍術的巔峰,但今日再見青云子之劍,陸小鳳方知山外有山,天外有人。

  青云子之強,實乃他平生僅見。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