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女神的游戲 > 第430章 不能這么做
  進了小樓,林麗雅說:“你先喝點兒東西,我換個衣服洗洗。”

  對這個漂亮年輕的小師娘,我心中的感覺跟過去完全不一樣了。陳昌濟過去在我心中是高大的形象,完美的品德,由于也發現了我的弱點,又體會到了林麗雅心中的苦悶,又有兩次說不清道不白的交往,讓我感到這同樣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并且也是有著個人需要的女人,從內心里和這個女人的感情就拉近了。

  我發現林麗雅用喜滋滋的眼光看著自己,心中顫動了一下,馬上問:“林老師,事情是這樣的。我上次到省城來,跟孫楊經理已經簽訂了合同,本來定在這兩天,孫楊的古建筑維修公司,就開赴到大嶺鎮,施工就全面展開了,但現在出現了新問題,我們大嶺鎮的領導班子出現大動蕩,李貴富下臺了,喬鳳凱上吊自殺了,新上一個叫藍長利的,他讓孫楊的施工隊把價格控制在一千五百萬以內,這個價格完全是不能接受的,他這么做的原因,也就是搞名堂,現在縣里進入一個根本就不懂得古建筑維修的臨時拼湊的施工隊,我們絕不能讓這樣破爛施工隊修古建筑,那樣我們精心保護的古建筑就要被他們糟蹋了。”

  林麗雅騰地站起身說:“我從來就對鄉鎮這一級領導干部不相信,這些人就是唯利是圖,目光短淺,根本就不知道這些古建筑的重要性。周凱天,你這么做真是太讓我高興了,經過這段時間的歷練,我看你是成熟了。你又一次立功了。你等一下,我現在就跟在國外的陳教授聯系,他介紹我們去見韓副廳長。”

  林麗雅立刻跟陳昌濟取得了聯系,林麗雅說了情況,陳昌濟也表示非常氣憤,直接跟韓副廳長取得聯系后,讓我們第二天早晨到韓副廳長辦公室去匯報情況。

  藍長利沒在鎮里,云姐也能控制住鎮里的局勢,宋寶華也害怕我這個愣頭青,也就不敢在兩天之內開工。我的心里也就安靜了下來。

  林麗雅說:“我們明天一早就去找韓副廳長,今天晚上你還有什么安排嗎?”

  我說:“我先找個賓館住下,明天早上我們在省,大樓門前見面。”

  林麗雅嗔怪地說:“這是你的老師家,你住在這里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嗎?我們明天早晨就可以直接到省,大樓,你坐著。我給你包餃子吃。”

  我說:“林老師,你包的餃子可真是好吃啊。”

  林麗雅笑著說:“我就知道你喜歡吃我包的餃子,那就在這里等著吧。”

  林麗雅進廚房去包餃子去了,我雖然不準備住在這里,但在這里吃完餃子再離開,時間也完全來得及。

  我找了本書翻閱起來,這是林麗雅看的書,是一本故宮博物院新近出版的清朝建筑方面的書籍,作者中就有陳昌濟,陳昌濟對古代的建筑,尤其對清朝時期的建筑的確有著獨到的見解,這是跟我做過大的調查研究有關。

  我正在津津有味的讀著,忽然,從廚房里傳來林麗雅的一聲驚叫,我嚇了一跳,馬上扔下書,立刻奔到廚房,就看到林麗雅的手滲出了殷紅的血跡,一把菜刀和一塊凍肉在菜板上,我就知道,這是切凍肉的時候刀一滑就切到了手上。我忙問:“這是怎么了。怎么這么不小心。讓我看看。”

  林麗雅眼巴巴地看著我,不好意思地說:“你看,我真是沒用啊。”我說:“林老師,你也不是干這個的女人,這讓我真是不好意思。”

  我拉過林麗雅的手,那小手真是好看極了了,柔柔的樣子,就跟美玉做成的藝術品,在手指肚上有一道小刀口,從刀口上往外流著鮮血,好在刀口不大,也用不著大驚小怪的。

  我還是一陣心疼,林麗雅看著我說:“你看,這餃子也包不成了。那我們就只好出去吃吧。”我說:“那也要先把你的刀口處理一下。有沒有創可貼之類的東西?”林麗雅說:“客廳的書桌里有急救包,你去找來給我包扎一下吧。”

  抹上了紅藥水兒,又包上紗布,我說:“這都怪我,也怪你包的餃子太好吃了。”

  林麗雅嗔怪地說:“凈瞎說。這怎么能怪你?都是我一著急,肉還沒有完全化開我就著急切。行了,家里的餃子你是吃不上了,那我們就出去轉轉,大橋下面有一家餃子館還是不錯的。”

  我說:“林老師,也不是非要吃餃子不可。那就這樣,你就在家休息吧,我出去找個賓館隨便住下,看到什么我就隨便吃點,明天早晨咱們在省,大樓門口見面。明天這件事兒才是真正重要的。”

  林麗雅不高興地說:“凱天,你什么意思啊?在這大晚上的,我好容易有點興趣兒出去吃點兒什么,你還說這樣的話來打擊我,一點兒也不知道應該怎么讓女人高興。我可警告你,我不單單是你的老師,更不僅僅是你的師母,我更是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年輕女人,有的時候我也是怕寂寞的,人的一生并不光有事業,當崇拜一個人的心勁兒過去之后,那種失落感是沒人能夠理解的。我希望你今天不要說讓我不高興的話。”

  林麗雅說著,又有那雙清亮的眼睛看著我,我的心早就蕩漾起來,我舍不得讓任何一個我喜歡的女人心里不享受,就說:“林老師,那我們就出去吃餃子,也在松花江大橋上兜兜風,我還記著你領著我們這些姑娘小子,在松花江大橋上夜晚兜風的情景。”

  林麗雅說:“可你們早就大學畢業各奔東西了,而我只能守在學校里一輩子,也就只能老死田園了。你等一下,我去換衣服。記住了啊。”

  林麗雅說著,又在我的臉上輕輕的親了一下,走進了里間,過了一會走出來,身穿一件乳白色的風衣,把發打開,那頭發真是迷人,我艷羨著說:“林老師,你真是美。”

  林麗雅得意地說:“美嗎?你們男人不是都喜歡跟美人在一起嗎?今天就讓你看看你你的老師有多美。”

  夜晚的松花江邊,充滿著夢幻般的感覺,在那家餃子館吃了飯又喝了些酒,林字穎的身子輕柔的像是要飄起來,像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兒,拉著我的手說:“我們到江橋上漫步,看看夜晚的松花江的波濤,前些日子看電視劇,夜色下的哈爾濱,我就想到江橋上走一走,看看夜色中的松花江,可身邊沒有人陪著,我的心里就非常失望,今天我終于抓到了一個人,哈哈。”

  我也被林麗雅的情緒感染著,說:“好啊,這可是一個難得的夜晚。”

  兩個人上了松花江大橋,江橋下面,黛色的波濤緩緩流動著,清涼的晚風,從江面上緩緩地刮過來,把林字穎的秀發吹得飄動起來,乳白色風衣的下擺飛舞,就像迎風飄動的旗幟,讓我心情一陣舒暢。

  找了一家賓館住下,拿出手機來一看,竟然有十幾個未接電話,多半都是孫楊打來的,還有云姐,有一個居然是梁鳳玉打來的,但現在時間太晚,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就發條信息過去:剛才跟大學老師一起,沒聽到手機響,不方便就不用回。我在省城辦事。

  剛發過去,梁鳳玉立刻打來電話:“周凱天,我知道你在省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韓副廳長連夜把你唐大哥叫到省城去,說是大嶺鎮什么地方出現了問題,跟什么古建筑的保護有關系。”

  我大驚失色地說:“姐,韓副廳長把唐大哥連夜叫到省城,還是大嶺鎮古建筑的事?我明天的確是要見韓副廳長,匯報大嶺鎮古建筑的事,可這跟唐大哥沒關系呀?省里下撥的一千萬資金就是韓副廳長同意的,我對大嶺鎮的古建筑的保護也非常重視,所以我才到省城來向我匯報情況。”

  梁鳳玉說:“大嶺鎮的班子對古建筑的保護力度不夠,這也用不著驚動韓副廳長和你唐大哥呀,這樣的問題,在你們縣就可以解決,周凱天,我感到你是不是把這件事情整大了?”我說:“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樣子,但是你打這個電話很重要,我明天早晨很有可能在韓副廳長的辦公室,還能見到唐領導。”

  梁鳳玉說:“我只是告訴你一聲,你們大嶺鎮的事已經驚動了省市領導,你面對我們要有一個充分的心理準備,你絕對不要帶著個人的感情,從個人的角度向省市領導匯報工作,你一定要站在一個高度,讓省市領導知道你這次到省里匯報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不然你就給把這件事辦砸了,即使韓副廳長支池你,市里和縣里也會對你造成很不利的印象。你唐大哥都說,你這小子搞什么名堂。”

  我急切地說:“姐,我可不是這個意思。這件事兒我也沒想驚動唐領導唐大哥。因為這件事我不了解這方面的情況,我到市里找我只會給我增加麻煩,韓副廳長是省里主管的主管領導,跟我的老師陳昌濟也有一定的關系,我是從這個方面去省里跟我匯報情況的,我可真一點越權匯報的心思都沒有啊。”

  梁鳳玉說:“如果是這樣,那么你做的也對,你唐大哥早就跟你說過,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到豐潁市來找我,你也可以直接來見我。這件事對你也是個經驗教訓,我只是跟你說說這里的情況,明天韓副廳長如果能見你,你一定要有一個充分的準備,別毛了毛躁的,要通過這個機會讓領導對你有個好印象,包括你的唐大哥。好了,就這樣吧。有什么事情及時跟我說。”掛了電話。

  時間已經不早,我在為是不是給孫楊回電話而猶豫不決,孫楊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孫楊語氣里略帶不滿的說:“周凱天,你去林老師家怎么用了這么時間?你這一晚上到底干什么。我給你打了這么多電話,你為什么都不接?真是莫名其妙。”

  我的心里有愧,就說:“我上次到省城來辦事兒,有個叫耿強的幫了我的大忙,我總要去感謝人家一下不是?那飯店太亂,我們兩個人又喝酒,好多電話我都沒接,回到賓館住下來,我拿出手機一看,你打了這么多電話,我還正在猶豫,這個時候給你打回去是不是太晚了。”

  我也在為自己的撒謊感到欣慰,這人做了見不得人的事兒,需要費多大的心機才能圓乎過去。

  果然,這謊話就把孫楊給欺騙了,孫楊說:“你說這么關鍵的時候你還去喝酒。我給你打電話,你也不回,這都什么時候了,還在乎時間晚不晚嗎?你可別養成機關干部那種無所事事,無所用心的臭毛病。”

  我說:“好的,孫總,你的告誡我記住了,還有什么吩咐嗎?”孫楊說:“你住在哪里,我有件事要當面跟你說。”

  我說:“時間是不是太晚了?你想過來的話,就到我賓館來罷。”

  孫楊說:“這么晚了,我到你賓館的房間里不合適,你住的賓館里,有沒有酒吧之類的地方,我們在那里見面吧。”

  我說:“我住在果戈里大街凱旋賓館,樓下有一個酒吧,我在一樓的酒吧間等著你。”

  孫楊嗯了一聲就掛了電話,我想,也不知道孫楊來見自己要干什么,但大嶺古建筑的發現和保存維修,的確讓有識之士感到欣慰,在這到處都是水泥建筑的時代,發現一個真正的歷史遺跡,那是一件多么高興的事。孫楊作為古建筑保護和維護工人員,更知道這里的價值。這要比一些,官員只知道自己升遷,搞利益輸送要正義的多。

  正要出門見孫楊,就傳來輕輕的敲門聲。我奇怪,總不能孫楊這么快就到了吧,再說孫楊也不知道我住的房間。我走過去,沒有馬上開門,問:“是誰呀?”

  門外傳來一個語調生硬,但聲音非常好聽的女子的聲音:“您好,您是周先生嗎,允許我進來陪你聊聊天嗎?”

  我一愣,心里琢磨著,說這樣語調的女孩兒到底是哪里的人,我忽然笑了,一定是子的女孩兒,賓陽市這個離俄羅斯很近的遠東大都市,一百年前這里又叫做東方莫斯科,有很多俄羅斯的歷史遺跡,賓陽市現在也有很多漂亮的俄羅斯姑娘,都喜歡到這里學習,生活和發展。

  既然是俄羅斯女孩,那就一定是非常漂亮的,我就想看看這俄羅斯女孩兒到底有多么的漂亮,打來門,我眼前一亮,門外果然站在一個金發碧眼,身材窈窕,皮膚雪白,美麗的無法形容的漂亮女孩兒,那女孩首先自我介紹說:“我叫尤麗雅,是來自烏克蘭的女孩兒,在這里留學,我在讀大學的間隙,出來練習漢語,結交一些中國朋友,也順便掙點外快。我不強迫你。”

  我想,烏克蘭這個國家命運多舛,目前還在經歷著戰火,這個尤利婭遠離家鄉,到賓陽來留學,也讓人敬佩,就笑著說:“尤利婭,你的漢語說得很好啊,你來這里有多時間了?”尤利婭說:“我來這里一年兩個月零十二天,你就讓我在門外跟你說話嗎?”

  我倒也很想跟這個美麗的烏克蘭女孩兒多攀談幾句,但孫楊馬上就到,我說:“我現在下樓去見個朋友,你如果愿意的話,一個多小時之后,你可以在敲我的門,我們可以聊聊天,我也可以給你付費用。尤利婭,你真的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兒。”

  尤利婭對我的應諾很滿意,臉上更是浮現出燦爛的笑容,說:“我更喜歡像您這樣的高大男人,很像我們歐洲男人那樣的威武雄壯,亞洲男人威武雄壯的并不多。那好,你下樓去見朋友。我一個小時之后,一定準時在你房間的門口。尤利婭對我微微地鞠一躬,然后扭著好看的腰肢,消失在我的視野里。”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