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天陸傳說 > 第六十八章 寶藏
  在一場酣暢淋漓的戰斗之后,陸鳳兒感覺有點累,腦子里傳來一陣陣眩暈感讓他昏昏欲睡,于是他打算席地而坐休息一會。

  但是陸鳳兒卻不知道,經過之前的那一場戰斗,懸崖邊的山石已經松動,此時承受不住陸鳳兒的重量直接垮塌了。

  陸鳳兒完全來不及反應,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一陣心慌意亂。他想借力跳上懸崖,但卻找不到發力的點艸!他脊背發涼。

  情急之中,他猛地向山壁上一塊凸起的石頭一抓,但是石頭卻直接被抓得粉碎,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墜落,墜落。

  這懸崖深不見底,一眼望去,一片漆黑,從谷底傳來的風嘯聲如孤魂在尖嘯,命懸一線!

  墜落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失重的感覺讓陸鳳兒腳底發麻發癢。在不想辦法要死了!他心里大急,但是卻無計可施,只得任由著身子墜落。我他嗎........

  但是,機會總是來得那么突然,突然間,他眼前一臉,看見崖邊有一個山洞。陸鳳兒心里大喜,急忙運起時之力,他感覺他墜落的速度被無限得放慢,就是這個時候他準確地抓住了這個時間點。

  在他與洞頂幾乎在同一水平線之時,他猛地往前面的大巖石斬出一記流火,借著流火給的反震力奮力一躍,準確地跳進了懸崖邊的山洞里,翻了好幾個滾,最后一個不慎腦門實打實地撞上了洞里的一個石柱上。

  嘣一聲悶響傳來,隨之他只覺得一陣眩暈傳來,兩眼一翻便暈了過去。

  此時,十萬群山的碼頭上,隨著船靠岸,碼頭也顯得有些熱鬧,熙熙攘攘的。

  可這種熱鬧卻持續沒多久,一到這他們簡單的說了幾句便選擇了各自的方向紛紛散去。

  醬紫色頭發的少當家顯然也在人群之中,待得人群散去,他打了個響指。隨后,一名三級武者牽著一只通體黑色的大狗出來在地上東聞聞,西嗅嗅。

  不一會兒,它朝著正前方大聲吠叫。見此,那醬紫色頭發的少當家臉上浮現一抹陰冷的笑意,揮了揮手,一行七人朝著正南方行去。

  船上,一個裹著黑袍的男子冷眼看著這一幕,冷哼了一聲,一個閃身便消失不見。

  “臥槽!老爹,剛才那人呢?”王沖一副活見鬼了的樣子,船老大白了他一眼,“走了!”

  “走了?這........”他瞠目結舌,“這是神仙嗎?怎么來無影去無蹤的?”

  “神仙嗎?”船老大拿著煙槍,吐了一個煙圈“算是吧!”

  “哇靠,厲害啊,老爹!看這樣子你認識這神仙?”王沖突然想到了什么,轉頭問道。

  “當然,小時候我和他玩過的。”船老大又白了他兒子一眼。

  “你玩伴都是神仙人物,而你?”王沖略帶鄙視地看了他老子一眼,船老大嘴角一咧,抬起一腳就踹得他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

  王沖痛得抱緊肚子,額頭冒出絲絲冷汗。但卻還是不死心問他老爹道“這究竟是誰啊?老爹,不會是酒館老板吧?”

  船老大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

  而王沖卻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興奮,連連叫道“真的嗎?!真的嗎?!”

  船老大不答話,提起拳便要再打。

  王沖急忙連連擺手“爹,爹,我錯了,我錯了!”

  見此,船老大才放下拳頭,于是他一臉諂媚地拉著他老爹的胳膊,“爹!”他的語氣微微上揚,讓他老爹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那個,我想找酒館老板拜師學藝可以嗎?”

  他看了今天這一幕,總算鼓起勇氣對他老爹說出這句話,他忐忑不安地看著船老大的臉,生怕他拒絕。

  不過船老大只是嘆了口氣,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對他說道“你要的話去到時候自己去找他吧。”

  王沖看著他父親,不知為何心里泛起一陣酸澀“爸,如果你真不情愿那.........”

  不過迎接他的卻是他爹的又一腿“要去就去,像個男人一樣,老子什么時候把你教的婆婆媽媽的了?”

  說罷,他一甩手便回了船艙。見此,王沖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那里惹他生氣了。不過,他答應了就好。

  流江邊上,一行十二人過了江

  “等等!”最前邊的那名四級武者突然對后邊的人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們停下。看他們衣服上的標志的話應該是貪狼傭兵團,而說話的四級武者正是貪狼傭兵團的二當家。

  貪狼傭兵團,團長是一名五級武者,雖說晉級才沒幾年,相對于那些老牌傭兵團,還弱了一線,但是卻也遠勝那些一般的傭兵團了。

  他蹲在地上,摸了摸烤架上的灰,還帶著點余溫。

  “前面的那幫人走了還沒多久。”他做出了準確的判斷“看這烤架,前面的那幫人人數并不多,最多不超過三個。”

  說到這,他嘴角揚起一抹陰冷殘酷之色。

  據他所知,來十萬群山中尋寶的,一般都是傭兵團里的二當家或者三號人物帶隊這都是有五級武者的傭兵團。

  而這些傭兵團里的二當家,全部都是四級武者層次。畢竟即便是富有一些的傭兵團,像暗牙,巨人等老牌傭兵團,所能提供的資源,也沒辦法供兩人提升到五級武者。當然,就算有,那當團長也不一定給。

  另外,他的實力在四級武者中也是屬于佼佼者,并不遜色于那些四級武者傭兵團的團長。而他們的人數又占了優勢,便顯得有恃無恐。

  隨后,他拿出一個羅盤,這是一種比較簡單的尋寶之物尋寶盤。一般傭兵團基本都是配備的,對于一些靈氣濃郁的東西,金屬之類有感應的效果。

  這在外面尋寶時就能省下很多的功夫,不過它卻十分簡陋,只在方圓十里內有效,有時候還時常出故障。

  而這時,尋寶盤指的方向是.......正前方。

  “小寶貝,我來了。”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到了這,他估計出前面那幫人也應該在尋這個寶貝“只有這么點人,就敢來十萬群山,真的不知死活呢!”他陰笑著自言自語。

  迷迷糊糊的,當陸鳳兒睜開眼睛之時,發現眼前一片黑暗。外面的風還是如之前般發出凄厲的尖嘯,洞口離山頂有兩百多米的落差。而山谷還是一片漆黑,深不見底。

  緩了一會兒,他才清醒了過來,站起身來,抬頭看了看山頂,這垂直的峭壁要爬上去可是不大容易啊。

  而下去......“這他媽該咋整?要飛啊!”他看著眼前黑不見底的深崖,不禁急得團團轉,罵罵咧咧。這時候,他羨慕起那些長翅膀的妖獸來了。

  正當他急得不可開交之時,突然發現尋寶葫蘆傳來劇烈的震動這.....他拿起一看,它傳遞來的信息很強烈,寶貝就在這里!

  陸鳳兒大吃一驚這歪打正著還能撿到寶?

  于是,他往山洞里走了大約十來米遠。

  到了一個轉角處,兩扇銹跡斑斑的銅門出現在他眼前,尋寶葫蘆傳出一絲類似渴望的信息,他才恍然大悟,原來被尋寶葫蘆看上的,不是那個什么百年回陽花,一直是這里的寶貝啊!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