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神品醫衛李鋒沐滄瀾 > 第864章 陰魂不散
  天氣還很冷,在那站了一會兒腳就感覺凍僵了,董珊珊不斷往兩個小手呵氣,薛紅梅也把手攏在袖子里抱著胳膊跺腳。

  他們開來的車停在停車場,不能開到教學樓這邊,也沒法到車里去,李鋒跟兩人說了聲,打算出去看看有沒有什么地方避寒。

  周圍也都是等著孩子考完出來的家長,站的站蹲的蹲,默默承受著寒冷,不時往出口望一眼,李鋒看著這溫情的一幕很有些感慨。這時他發現有些家長都在往一個方向走去,過去一問,才知道不遠處就是學校的三號食堂,不少家長都去食堂避寒去了。

  他走回去對薛紅梅說道:“嫂子,那邊有個食堂,我們去食堂等小雪吧。”

  薛紅梅一臉抱歉的說道:“你不說我都忘了,這里這么冷,你快帶著姍姍去食堂吧……我沒事,就在這等著小雪考完出來,讓她第一個看到的就是我。”

  “一起去吧,小雪考完起碼還要一個小時。我想她也不想你因為在這里等她把自己凍病了,等下我們提前十幾分鐘出來。”

  在李鋒的堅持下,薛紅梅只好點頭,跟著他們去了食堂二樓。食堂里有賣熱飲,李鋒掏錢辦卡買了三份,捧著熱飲,薛紅梅一直哆嗦的手好了許多,看到董珊珊小臉通紅,再次不好意思的說道:“姍姍跟著遭罪了。”

  “我沒事的阿姨。”

  小妮子甜甜一笑,突然咦了一聲,伸手指著對面那棟樓三樓的方向:“李鋒哥哥你看,又是那個林雅彤的媽媽。”

  這里是學校的商業街,不只有食堂,兩棟并排的樓里除了食堂還有其他的店鋪,對面三樓是個咖啡屋,之前的皮草女人正坐在靠窗的沙發座位里,一邊玩手機一邊喝咖啡,相比起來,他們坐在食堂的硬板凳上,和其他家長呆在一起,食堂里鬧哄哄的,略顯寒酸。

  皮草女人也發現了他們,頓時一臉譏誚的看著他們,很鄙視的樣子。

  “哼哼,有什么大不了的,喝個咖啡就了不起啊,這家長什么素質。”

  董珊珊不忿的說道,李鋒收回目光,擺擺手:“我們不搭理她,跳到田坎上的癩蛤蟆,自以為比別人站得高了,叉著兩條腿顯屁股白呢。”

  董珊珊腦子里腦補出李鋒說的那個畫面,頓時噗嗤一笑:“哈哈,李鋒哥哥你有才了。”

  對面樓上的皮草女人發現三人在那笑得前仰后合,并不知道是在笑她,但看到他們那么開心,心里就恨得牙癢癢,氣得臉都青了,背轉過身不再看他們。

  在食堂里等到通告上說的考試結束時間還有十五分鐘,李鋒他們就離開了食堂重新回到了考場的教學樓下。

  皮草女人也回來了,這次竟然主動走到他們面前,故意對薛紅梅趾高氣揚的說道:“我家小彤和你女兒是一個培訓班的同學吧,我問過她們鋼琴老師,說我家小彤的專業水平考川音肯定沒問題。不知道你女兒實力怎么樣,哎呀,要是落榜了就不好了。”

  薛紅梅氣得發抖:“你這人怎么這么惡毒,我們小雪跟你沒仇吧,干嘛詛咒她落榜!”

  “切,咒兩句算什么。”

  皮草女人渾不在意,狠狠瞪了眼李鋒:“誰讓你們影響了小彤的考試,一樣米養百樣人,你女兒考不好也得怪你們當家長的,聽小彤說你們家里連架鋼琴都沒給你女兒買吧,平常都只能在培訓班練琴……也是,窮人家的孩子哪有那個時間去學這些,也沒那個條件,半道才開始練,哪比得上我們家小彤從小就練的童子功。”

  這女人越說越刺耳,薛紅梅氣得眼眶通紅,同時又對女兒充滿了愧疚,因為這女人說的都是真的。

  李鋒看不下去了,要不是不想惹事,他真想大嘴巴那張可惡嘴臉上招呼,只好毫不留情的說道:“大姐,你不一直說我們影響了你女兒嗎,那我認了。所以你現在更應該擔心你女兒等下會不會從里面哭著出來,而不是在這擔心別人的孩子……送你句話,狗拿耗子都管閑事。”

  “你放屁,我女兒才不會哭著出來!”

  皮草女人眼看要發飆,李鋒已經拉著薛紅梅叫上董珊珊走到一邊去首發

  “阿姨,你別聽她亂說,小雪姐姐肯定沒事的。”

  董珊珊安慰了薛紅梅一句,扭頭繃著小臉對李鋒說道:“李鋒哥哥,那女人怎么那么討厭,我從來沒有這么討厭過一個人!”

  “人在做天在看,她會付出代價的。”

  李鋒拍了拍小妮子的后腦勺說道,這時他發現人群突然騷動起來,抬眼望去。

  “出來了!有孩子出來了!”

  看到從考場里走出來一個穿著羽絨服的女生,家長們都在那期待對的議論起來,薛紅梅也抹掉眼淚期待往里面看去。

  陸續有考生從考場出來,表情有悲有喜,連帶著影響了家長們的情緒,都在那提心吊膽等著看自己孩子出來是什么樣。

  “又出來了一個!”

  每一個考生出來家長們心里都會跳一下,董珊珊突然喊道:“是小雪姐姐,小雪姐姐出來了!”

  果然是孟雪,一臉平靜的走了出來,不悲不喜,有家長在那嘀咕這是誰家孩子,怎么這么平靜。

  “小雪,考得怎么樣。”

  薛紅梅忙迎了上去,孟雪拉住媽媽遞過來的手,笑出兩個可愛的酒窩:“正常發揮……呀,媽你手怎么這么冷,你一直在這里等嗎?”

  “沒有,你李鋒叔叔帶我們去食堂里坐了一會兒。”

  薛紅梅不在乎自己,一心關注女兒的考試:“小雪,到底考得怎么樣,考官老師滿意嗎?”

  孟雪哭笑不得:“媽,都說了正常發揮了,我又看不到老師的打分,不過老師讓我彈完了一整個節選。”

  鋼琴系的專業考試就只是靠鋼琴水平,孟雪說的彈完一整首曲子,其實已經很能說明問題,那就是考官老師對她的臨場表現就算不是特別滿意,至少也很樂意給她發揮表現自己的機會。

  考的學生那么多,有的考試曲目很長,為了節省時間一般都是彈奏一個節選,有的要是水平不過關,或者臨場表現不滿意的,聽一小段考官就會叫停,不會讓你彈奏完的。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