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神帝的小閻妻 > 第238章 醒來
  地下城的天永遠晴朗明媚,可看的時間長了,也會覺得假。

  獨一針昂著頭看天,小腿伸直交疊輕輕晃悠著。

  看起來悠哉閑適,其實心中不知再琢磨什么,那小眉頭時不時就要皺起來,只是轉瞬就又平展,讓人看不出,猜不透。

  貪狼悄咪咪的湊了過來,他手中拎著一把壺,拿過茶盞嘩啦啦倒出一杯若水,推給她,道:“給。”

  獨一針瞥了他一眼,道:“干什么?”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貪狼笑呵呵的說道:“我剛才去找了雄颯,給他送了兩瓶若水。”

  獨一針瞅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決定把若水交給他,讓城主府代為售賣。”貪狼眨巴眨巴眼睛,裝可憐,“我一個小小的煉器師,沒背景沒人脈,這么好的東西放在手里,估計沒等賺到元晶,就被人盯上了,還是給城主府比較安全。”

  “你不怕雄颯把上善壺搶走?”

  “自然不怕,不說城主府家大業大不缺我這點小東西。再說了不是還有你這個城主妹妹的救命恩人嘛,他雄颯要是想讓全黑城的人都知道他忘恩負義,他就搶走試試。”

  貪狼說的篤定,可目光一直沒敢離開獨一針的臉,和雄颯接觸還是獨一針更多一些,她若是對雄颯人品有質疑,他最好現在立刻收拾包裹走人。

  萬幸獨一針沒有,她無所謂的說道:“那就去賣吧。”

  想著自己的打算,貪狼心虛的從空間中拿出一個半尺高的玉瓶,對獨一針道:“這里面是若水,你先用著,等沒了我再給你新的。”

  “行。”獨一針不知道他的小心思,以為他是為了之前無妄蘭的欠款討好她,隨手接了過來,起身朝滄伐房間走去。

  貪狼看著她離開的背影,擦了一把額頭不存在的冷汗,真是壓力山大啊。

  滄伐已經昏睡有十天了,情況一直沒有變化,沒有變好,也沒有變壞,體內陽氣被引導到了丹田以下,被丹田內的陰陽雙魚丹所壓制,上半身雖然沒有元氣,從器官到每一個細胞都健康充滿活力。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她原本預想的在進行,可他為什么會昏迷不醒呢。

  獨一針用盡了辦法都沒用,實在沒辦法,只能將他當做植物人處理,每天坐在他身邊和他說話,期望能將他喚醒。

  兩天不到,獨一針一走進這屋子就說話,小嘴叭叭,說的她都有些嫌棄自己話癆,這兩天說的話加起來比平常一年的都多。

  “滄伐,我來了。”獨一針關上房門,走到滄伐身邊坐下,隨手將剛才貪狼給她的若水放到床邊的小茶幾上,“我和你說啊,貪狼最近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靜謐的房間中,只有一道嬌俏的聲音嘰嘰喳喳的說著話,沒有人回應她。

  一開始的時候獨一針還坐在他身邊對著他的人嘚吧嘚,后來坐困了,索性起身掏出自己的家伙一邊做研究一邊和他說自己的研究思路,反正說啥都是說,別浪費時間嘛。

  “我從之前就想研究雨水中是因為什么成分導致不能被人體吸收,正好貪狼提煉出了若水,兩相對比更容易得出結論。”獨一針拿出顯微鏡等東西,用取液器點了兩滴在觀察平上,一邊說一邊看。

  這邊手中震蕩著試管,嘴里叭叭說個不停,右手又去拿放在滄伐窗邊盛放若水的玉瓶。

  人呢,三心二意不是件好事,生活處處都能給予三心二意的人教訓,獨一針就得到了教訓,她的眼睛太過關注試管中液體的變化,腦子又在轉著口中說的研究思路,右手就沒顧得看,記錯了玉瓶位置。

  手心沒碰到玉瓶,手背卻碰到了。

  直接將玉瓶打落到了滄伐臉上。

  里面的若水傾灑而出。

  獨一針連忙回頭,倒抽一口冷氣,手中的試管也顧不上了。

  倒不是玉瓶砸壞了滄伐,當然更不是把他砸醒了,而是傾灑出的若水流到他唇邊,竟然被他咽了下去!

  要知道,獨一針這段時間想給滄伐喂點吃的,那是比登天還難,最后能迫不得已用輸液器給他輸入葡萄糖維持體能。

  這大哥今天竟然嘴巴動了!

  獨一針扔下試管撲過去,瞅著滄伐一點一點把唇邊的若水咽下去,似乎還有不夠。

  她拿過倒在一邊的玉瓶,里面還有一些,倒在茶盞中,喂給他喝下。

  “滄伐!滄伐!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滄伐眼球動了動,在獨一針以為自己皇天不負有心人,終于要把他叫醒的時候,他再次恢復安靜。

  窩草!

  逗她玩兒呢!

  賭氣似得把玉瓶扔到一邊,拿出棉帕報復性的給他擦臉上的若水,一邊擦一邊嘟嘟囔囔,“睡睡睡,讓你睡,你就是只豬你知不知道!”

  等發泄完,獨一針終于恢復理智,開始思考他剛才的變化。

  最后得出一個并不太靠譜,但卻是此時唯一可能靠譜的答案:滄伐需要元氣!

  至于他為什么不吸收空氣中的元氣呢?獨一針覺得他可能是潛意識的記得黑城的元氣不能吸收,所以才寧可讓身體干渴著也不吸收。

  呵呵,還是個小機靈鬼呢!

  獨一針把當初滄伐給她的那個黑貝拿出來,放入一枚未處理過的元晶,一瞬間房間中的暴躁的元氣變得溫和了幾分。

  滄伐毫無反應。

  獨一針又等了一會兒。

  滄伐依舊毫無反應。

  好吧,他似乎無法感應到外界元氣的變化。

  那她提煉過的元晶也無法使用咯。

  可以,貪狼還債的時候到了!

  “貪狼!!!”

  獨一針和貪狼守在滄伐身邊,他喝,他們就喂,他們喂,他就喝。

  “怎么跟個無底洞一樣。”貪狼隱晦的朝滄伐下面看了一眼,“不會尿褲子嗎?”

  獨一針無語的瞥了貪狼一眼,這不是廢話嘛,若水叫若水,難道就是水了?究其根本里面蘊含大量的元氣液體,顯然進入滄伐體內后就被他吸收了嘛,剩下那點還不足以想要尿尿。

  不過以防萬一,獨一針對貪狼道:“如果他尿褲子,你就幫他換。”

  “為什么是我?!”

  “你是他朋友啊,不然難道我一個小姑娘給他換嗎?”獨一針理所當然,這個時候她是一定要講究男女大防的!

  男女大防好啊,男女大防妙,男女大防呱呱叫!

  貪狼被問的一噎,認真的瞅了瞅她,確定她確實是個小姑娘。

  行叭,沒法反駁!

  兩人圍著滄伐轉了整整一天,這一天是黑城的一天一夜,整整四十個時辰,折合現代時辰就是八十個小時,他們就輪班倒著給他喂若水,一次還不敢喂太多,就一口,只是幾分鐘就要喂一口,喂到最后貪狼搖晃著上善壺,有氣無力的說道:“雨水都快用完了,一會兒出去讓人去外面買點。”

  黑城中有專門的收集雨水拿來賣的,雖然買的不多,都是專門拿回家研究用的,但有所需就有所供嘛。

  貪狼的話音剛落,床上準備做一輩子睡美人的某人竟然動了動手指。

  獨一針托著下巴困得腦袋一點一點的,倒是貪狼距離滄伐比較近,最先看到了,驚叫一聲,“滄伐有反應啦!”

  “啊?!”獨一針一個沒托好,差點栽到桌面上,趕忙湊過來。

  偏偏貪狼體積大,堵在床頭,將獨一針擋在后面,怎么也過不去。

  她剛要伸手把他抓出來,手還沒伸出去,就聽貪狼驚喜的喚了一聲,“滄伐,你終于醒了,我們都要擔心死了!”

  話音未落,伴隨著一聲慘烈的叫聲,人從獨一針眼前飛了出去。

  獨一針朝床上看去,睜開眼睛的那人會出的手掌還沒收回去。

  額……這是腫么回事捏?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