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火影之水遁最強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戰斗的結局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戰斗的結局

  大雨淋漓。

  照美冥喘著粗氣,一身勁裝被水打濕,緊緊貼在她玲瓏有致的身軀上,顯得格外狼狽。

  水影護衛隊的幾人已然全部失去戰斗力,或昏迷不醒,或重傷不起,零零散散地倒在這個小戰場上,成了場上兩位強者戰斗的背景板。

  “讓開,宇智波鼬。”

  女人死死地盯著眼前的男人,壓著嗓子說道。森然的殺氣從她的唇齒間溢出,叫人不寒而栗。

  男人卻不為所動。

  他隨手將身上已經破爛不堪的曉之黑袍扯下,安靜地回望著略顯焦急的女人。

  大雨中,他的短碎發被浸濕,濕漉漉地貼在額前,一雙妖異的寫輪眼里仿佛閃爍著光芒。

  “對不起,我接到的任務是,阻止你們支援他們的戰斗。”

  宇智波鼬平靜地說道。

  轟隆!

  天上突然驚雷炸開,霎時間電光熾烈閃耀,將鼬的面目映照得線條分明、條理冷硬,恍若石刻的雕像。

  照美冥咬緊了牙關。

  她知道,前面的路恐怕是真的過不去了。

  因為她打不過眼前的男人!甚至可以說,無論她怎么竭盡全力,也沒法逼出這個男人的極限!

  他像風,像雨,飄渺不定無從捕捉,卻又無處不在無孔不入。

  又像橫在山路上的巨石,頑固而剛硬地阻止了她的前進!

  極遠處的戰斗在這里仍然可以感知到。激烈的查克拉波動,忍術的碰撞,依稀辨認得出來,照美冥可以想象那一邊的戰斗是何等的激烈與壯闊!

  那是遠超這邊的戰斗的盛況!

  這讓照美冥非常不安。

  那一邊的戰斗,如果是敵人勝出,那么村子要付出何等代價,才能阻止那等人物的步伐?

  她迫切想趕過去支援春野櫻,卻被宇智波鼬牢牢地釘在這里。

  “我再說一次——”照美冥是真的有點急了,強提一口查克拉怒道,遠處突然傳來一股令人心悸的忍術波動,強行將她的話打斷!

  那是佩恩的超級神羅天征。

  連宇智波鼬都微微皺起了眉頭,往身后瞥了一眼。

  戰場上突然沉默了下來。

  “那……是什么忍術?”許久,照美冥才震驚不已地說道。

  她這話本是自言自語,沒想到宇智波鼬卻回答了她。

  “那就是曉的首領,佩恩的秘術……”他緊緊地皺著眉頭,一邊仔細感知著遠處的戰場,一邊低聲應道。

  一個人的力量,能強到這種程度嗎?照美冥的認知,被佩恩硬生生刷新了。

  但她更關心的是,卻是另一位戰斗者的現狀:“那春野櫻呢?”

  鼬沉默不語。他和水影都不是感知忍者,在這么遠的距離上,也很難感知到春野櫻的存在。

  春野櫻能抵擋得住那種招式的進攻嗎?

  宇智波鼬腦海出禁不住浮現出那個驚才絕艷、神采飛揚的少女的身影來。

  她……死了嗎?

  事實上,鼬比照美冥更關心這個問題的答案。

  他緩緩搖頭,遲遲才說道:“看來,戰斗已經結束了,我的任務也——”

  男人說著,突然停下話頭,臉色一變,轉過頭去。

  只見那遠處的天邊,驀地亮了起來,仿佛有人在那遙遠的地平線上,升起了一萬個太陽!

  刺眼的光線,逼得鼬和照美冥閉上了眼睛。

  好一會兒,那白光才漸漸暗下來,這時鼬終于看得清遠處的景象,只見那海天交接處升起了一塊半球形的透明氣墻,像一個倒扣在天地間的巨碗,它緩緩擴大,并漸漸黯淡,好一陣子才消散在天邊。

  而在那白光閃耀的中心點,一團濃郁的、灰白色的云冉冉升起,像是一柄蘑菇般,高高佇立于天際。【注】

  兩人屏息凝神,大氣都不敢喘一聲,默默地望著遠處傳來的天地異象,呆若木雞。

  這是照美冥第一次看到宇智波鼬露出如此不淡定的神情,很有可能也是鼬這輩子第一次如此震驚失色。

  這是原子彈的威能,第一次在忍者的世界中完全釋放。

  那不屬于忍術而遠高于忍術的力量,令所有親眼目睹了它的綻放的忍者們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等兩人從恍惚中回過神來,他們突然覺得,這里發生的一切都變得那么沒有意義。

  在那等撼動天地的偉力面前,人類的爭斗顯得如此低微可笑。

  “那是什么?”照美冥問道。

  宇智波鼬無言以對。

  沉默了一會,空氣都變安靜了,他才平靜地開口:“似乎任務已經結束了。那么,我也該離開了。”

  說完,鼬深深地望了照美冥一眼,便消失在空氣中。

  而在離戰場更近一些的海上某處,一塊若隱若現的礁石上。

  “咳咳、咳!”

  隆多和長十郎兩人組狼狽地從海中爬了出來。

  相比于鼬和照美冥只是遠距離地被爆炸的場景所震撼,這兩人就顯得不幸……或者說幸運得多。

  因為他們近乎是正面體會到了核彈的威力余波,卻及時潛到了海中,躲過了最嚴重的傷害。

  不得不說,作為感知忍者,隆多的感覺非常敏銳。

  一直憋到喘不過氣,他們才冒死浮上了水面。

  “前、前輩!”長十郎使勁摸了一把臉上的海水,一邊大口喘著氣一邊問道,“剛、剛才,剛才那是什么?”

  隆多搖搖頭。

  “我不知道!”

  他吃力地爬上礁石,癱睡在上面,急促地喘著氣,好一會兒才粗著嗓子說道:“恐怕是一種前所未見的忍術!但我沒有感覺到查克拉的存在,它的能量到底來自哪里?”

  長十郎跟著也爬上礁石,心有余悸地望著遠處:“可能是一種像仙術和自然能量那樣,很難感知得到的能量吧!前輩,還能感知到那兩位的查克拉嗎?他們死了嗎?到底誰贏了?”

  隆多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

  他用感知能力查探著前方的戰場,卻一無所獲。

  “找不到他們的查克拉,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隆多嘆了一口氣,說道,“至于真相如何,誰輸誰贏,誰生誰死,恐怕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隆多說得沒錯,佩恩的結局如何,作為操縱者的長門最為清楚。

  清楚到,長門通過彌彥尸體看到的最后幾個畫面,他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忘掉——

  春野櫻突然的出現,手中舉著奇異的水球;

  接著,少女猛地握拳,水球中心匯聚出銀白色金屬塊;

  倒數第二個畫面,是櫻瞬身離去,水球突然炸裂;

  最后,是光。

  無窮無盡的光,從虛空中誕生!

  仿佛天空中掛上了一億個太陽。

  一切言語,都難以形容那熾烈的景象;任何畫筆,都畫不出那照耀一切的光芒!

  神羅天征的力量在遇上那熾熱的光的瞬間,便像是驕陽下的積雪,融化消失,仿佛根本不曾存在過。

  米粒之珠,如何敢在烈陽之下綻放光芒?

  佩恩甚至來不及產生下一個念頭,便徹底融化在那永恒的光熱之中。

  “忍術-逆向通靈之術!”

  長門試著用這個術,卻什么都沒召喚回來。

  仿佛一切都消失在那毀滅一切的光華之中了。

  唯有空氣微微一動,風似乎又吹起了幾縷灰塵。

  “失敗了……”

  不僅僅是天道被火球徹底吞噬,連其他不在戰場中央的五道,也被熾熱的輻射瞬間燒成了灰燼!

  長門瞪大了眼睛,突然猛地咳出一口暗紅的血!

  “長門!”小南驚呼一聲,連忙扶住男人虛弱不堪的身軀。

  長門擺擺手,胸膛激烈地喘息著,像是破敗的風箱,良久才平靜下來。

  徹底失敗了。長門不得不承認這一點。春野櫻的那個術,擊碎了他的所有幻想!

  “回去吧。”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長門的眸子黯淡了一霎,“這里不宜久留了……小南,回我們的秘密基地……”

  他的力量大減,又得防范那個自稱為斑的男人,曉的基地已經不適合回去了。冷靜下來仔細想想,長門已經別無選擇。

  男人嘆息一聲,神色黯淡,再無來時的意氣風發。

  至于春野櫻這邊……

  “我剛還在頭痛,怎么從濕骨林回到水之國這邊,”少女喘著氣,虛弱地說道,“幸虧你就在這附近呢!”

  “你這樣的狀態……”男人微微皺眉,“還堅持得住去那邊嗎?”

  “我們自有辦法,就不勞您費心了。”另一個少女應道,“倒是您,不打算跟他見上一面嗎?”

  若不是眼眸的顏色不同,男人幾乎分辨不出兩個少女的區別。春野櫻有個雙胞胎姐妹嗎?還是某種奇特的分身?他心中疑惑,面上卻不動聲色。

  “不,我相信你能把那邊處理好。”男人一邊把蛞蝓收回卷軸,一邊緩緩說道,“至于我……現在還不是跟他見面的時候。”

  頓了一下,他又問道:“佩恩死了?”

  “對,佩恩六道應該都死了。他們的背后操縱者長門很可能也元氣大傷。”少女點點頭,“所以,你也可以適當動一下了。”

  男人微微皺眉:“這是五代還是三代的意思?”

  “不,都不是……這是我的個人建議。”她微微一笑。

  遲疑了一秒,男人點頭應道。

  “我明白了。”

  “那么,回見!”另一個少女也甜甜一笑,揮手道,“宇智波鼬先生!”

  她扶著本尊,瞬身消失在海上。

  宇智波鼬將卷軸收回忍具袋中,望著空蕩蕩的海面,沉默片刻,也消失在原地。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